2.风云(1/6)  清穿之王妃不好惹

    岁月沧桑,流年似水,宫墙斑驳。

    整个紫禁城仿若寒潭,死气沉沉,令人毛骨悚然。皇城上下唯剩脚步声骤急骤缓,其间杂乱无章,所伴随匆忙倒也是显而易见。

    国丧当前,举国哀声,天下皆知。

    时逢正月,众人皆着素色衣裳,依着习俗各自散了发髻,披了月牙色斗篷,行于皑皑白雪之间。灵幔高高挂起,衬着雪景似的,分外扎眼。目光所及之处,所见之人无不低头快步行走,更是无人敢高声言语。

    反倒随了这时节,平添了几分悲凉之外,还带了些许晦涩。

    虽说此时新年已至,本该是辞旧迎新的大喜之时,却无丝毫喜气。冷冽寒风扑面而来,亦不留半点情面,风寒刺骨,堪比冰霜凄惨。

    高宗灵柩前,乌压压跪了满满一灵堂。哭灵已近尾声,众人皆已是浑身乏力,但依旧只得打起十二分精神。要知道若是有半点儿错处,那便是对先帝之大不敬。

    若华跪在最前头,随着众人进行这些繁琐的礼节,浑浑噩噩,神情中绝无发自内心之伤悲。她眼前这位躺于灵柩内的老人,面上带着格外厚重的安详。

    此时已是子时一刻,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