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受袭(1/6)  清穿之王妃不好惹

    若华打起帘子,望了望车外的景色。

    此刻马车已经驶出紫禁城,四周的景色也略作变化,是她完全陌生的一个环境,街上行人寥寥无几,也不知是为了国丧,或是为了避开若华这一行人的车队,也有可能是因为近日的大变动所致。

    和珅一事早已尘埃落定,正月十八那日早已赐和珅三尺白绫,革去职务,被捕下狱。想到这,若华便不禁想起那日和珅被捕下狱,和孝公主立于她身侧,被丰绅殷德搀扶着,两人泣不成声的样子,就觉得触目惊心。

    说起来,这事情也算她一份功劳,虽说不是主力,却也是个助力,她总不知道如何面对和孝公主是好。但事已经尘埃落定,和珅也已经自裁,与此同时也留下了“对景伤前事,怀才误此身”的感慨,确实不必再去伤怀。

    可她总有罪孽深重的错觉,和孝公主对她所做如此之多,自己却无以回报,反是倒打一耙,说什么心里头都有惭愧。可惜她没有选择的余地,如今也已是脱离事外。

    纤迢见着若华神色不自在,却没猜透她的心思,忍不住问道,“公主,您不会是要离宫了心里难受吧?您这样这么久,又不肯让纤迢替您分忧,纤迢……”

    “你说,本宫是不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若华毕竟还是看不惯这些宫里头的勾心斗角,也不能接受这里封建迷信的迂腐思想,她心里头说白了还是过不过去那道坎儿。

    “公主……”纤迢算是明白过来了,若华这还是在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