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虚梦(1/6)  清穿之王妃不好惹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若华深深剜了显淳一眼,虽然此刻她异常虚弱,说话也轻了不少,但语气里头饱含的不满与气愤,还是显然能够听出来的。

    “公主觉得臣的话是什么意思,那便是什么意思。”显淳脸上神色依旧未曾有些许变化,看起来对于若华的话置若罔闻,“依稀记得先人有云,知我者,谓我忠,不知者,谓我贼。这话也一样,若是知臣的意思的,自是会懂。”

    “呵……”若华被他说的一时语塞,只好冷笑几声以示其之不忿。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招惹上这位贝子爷了,亏她先前还觉得这温润如玉的气质也不错,现在反倒是平添了几分厌恶与抵触。

    显淳看着若华,眸里含笑,宛若春风,就算再抵触与厌恶这个人,不知道为何一时半会火气也会被浇灭些许。

    若华深深以为,自己绝对是今日没有看黄历,落水受了凉不说,还得受着平白无故的气,先前好不容易对显淳能找到那书有些许的赞许,现在反倒一干二净。

    她忍不住又看了显淳一眼,只觉得这人当真是矛盾,但是具体矛盾在哪儿,她又说不上来。

    “还是谢过贝子爷救命之恩,本宫受了风寒不便见客,也以防过了风寒给贝子爷,来人,把穆尔贝子请出去,好生招待。”若华脑子依旧是昏昏沉沉的,再加上刚刚和显淳那一番争论,这下子反倒是更加混乱了,几乎都快张不开眼。

    “无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