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他的病,能治吗(1/6)  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康宁医院

    温然进去病房的时候,男特护刚给她哥哥擦完身子,在做按摩。

    病床上的男子,若非脸色太过苍白,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安祥而俊美。

    温然让特护先出去,她陪哥哥聊一会儿天,特护说了声‘好’,给温锦整理了一下衣服,离开病房。

    温然拉过病床前的椅子坐下,抓住温锦放在床沿上的大手,轻柔地给他做着按摩,微笑着笑:“哥哥,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学会烧菜了,前天晚上,我还给爸爸和妈妈做了一份糖醋排骨……”

    她把那晚对爸爸妈说的话,都对温锦说了一遍,得不到只言片语的回答,鼻端不由得有些发酸,吸了吸鼻子,声音染上一分撒娇地意味:“哥,你要再不醒来,我真的就不理你了。”

    可是,就算她威胁,温锦依然睡得安祥,不睁眼,也不说话,不知道能不能听见她说的那些话。

    门外,突然响起两声敲门声,她连忙擦拭眼泪,转头看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