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二章 以死明志(1/6)  北宋小官人的幸福生活

    葛怀敏静静矗立在寨墙上,脑海中思绪起伏,记得带兵前来的时候,苏锦谆谆叮嘱他只需挫敌之锐气便可撤离,绝不可与敌死拼,要保存实力在渭州与敌死战。

    可是葛怀敏却是抱着必死之心而来,李知和一案已经让他丢尽了颜面,上回恩帅韩琦来渭州的时候曾当着众人的面呵斥葛怀敏,更是让葛怀敏郁闷的数日未曾入眠;他本是韩琦一手提拔上位,从一名普通士卒三年时间便成为一名四品都部署的指挥使,在葛怀敏心中早已将韩琦视为恩师和父辈,打心眼里对韩琦崇敬和爱戴。

    李知和拉自己下水之后,虽然苏锦指出了葛怀敏的错误,实际上葛怀敏还是有些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事情确实是有错,不过却没到错的不可救药的地步,最多便是带罪立功罢了,抱着这样的想法,葛怀敏实际上并没把自己的错误当成太大的事。

    但是韩琦那天来到渭州,不仅当面呵斥他,而且事后自己私下求见也被韩琦拒之门外,韩琦命人带话给他,从此不想再看到葛怀敏在自己的面前出现,就当两人素昧平生,他韩琦瞎了眼。

    对韩琦葛怀敏当然没有怨恨之心,但韩琦的话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原本赏识自己,提拔自己的恩帅因此事而对他鄙夷和疏远,这让葛怀敏夜不能寐,渐渐的葛怀敏想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跟随李知和徐威等人犯下的错不是靠打几场胜仗杀几个敌军将领就能弥补的,无论如何这将是他一辈子的耻辱,而真正能让他洗刷这个耻辱的办法只有一个,那便是战死疆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