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一章 释兵权(1/6)  北宋小官人的幸福生活

    (感谢克洛伊、longtu168168、alneal三位书友的月票,衷心感谢;月初了,免费月票留着无用,赏给在下吧。)

    李元昊有些不悦,冷笑道:“朕已经答应不追究此战失利之责,只想穷究败因何在,诸位都不愿开口么?难不成败了便是稀里糊涂的败了,都不去想是如何败了么?”

    野利遇乞和野利旺荣对视一眼,心中明白这是李元昊在逼着自己二人承认战术的失误之处,此战之前,野利兄弟将话说的太满,完全无视李元昊的忠告,现在李元昊是来秋后算账了。

    事实证明李元昊的忠告是对的,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错便错了,倒也无需不认错,野利兄弟自认还不是那种营苟猥琐之辈。

    “启奏陛下,此战的败因皆因臣轻敌所致,臣本以为渭州城中兵马防守薄弱,我大军前来迅速,又是行声东击西之计,综合前番哨探密报,渭州城中满打满算不过两万人马驻守,但今日看来却是失算了。”野利遇乞拱手叹息道。

    李元昊点点头道:“这是其一,还有没有其二?”

    野利遇乞咬咬牙道:“其二便是我兄弟二人此战战术错误,本该听从皇上之言待云梯造好三千架分两面城墙攻城,既利于我大军优势兵力的展开,又可分散敌军守城兵力,臣等鼠目寸光,实在是汗颜无地。”

    李元昊满意了,要的便是野利兄弟这句话,当着众人的面承认没按照自己的话攻打渭州,以至于今日之败,这便是自承无能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