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五章 涉险之计(上)(1/6)  北宋小官人的幸福生活

    夕阳如血,照着渭州城北的战场。

    战场的情景惨不忍睹,一层层的尸体交叠着从伤痕累累的城墙处一直排到百步之外,城墙根处的尸体已经看不出是尸体,有的血肉模糊断臂少腿,有的烧的焦黑冒着袅袅的青烟,有的龇牙咧嘴漠视天空,有的满脸恐惧表情痛苦。

    死其实是很容易的事,最难的是死亡来临前的煎熬和恐惧,那种生命和精神即将被攫取抽走的恐惧才是最痛苦的一刻,对于遍地已经失去灵魂的躯壳来说,死亡未免不是一种解脱,而对于战争双方尚且活着的人们而言,他们还将继续经受死亡的煎熬,从这一点上来说,死者未必不幸,生者未必幸运。

    苏锦缓步走过狼藉遍地的城墙,脚下是遍地的碎石和血肉,折断的肢体和兵器,痛苦呻吟的伤兵,瘫坐地上双目发呆的守军,这一切让苏锦的心开始紧缩。

    有人在情理城墙上的杂物,将城头上的尸体抬着丢下城去,将碎石杂物统统抛下城头,一声声‘蓬蓬’重物坠地的声音敲击着苏锦的神经,战斗也经历过数遭,但像今日这般艰苦血腥的战斗却是头一回经历,苏锦的心情很是低落。

    “哭什么?是个男儿汉就不要哭,别像个怂包。”跟在身边的潘江呵斥着歪在墙垛后面正自哀哀哭泣的一名宋军士兵。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