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恐怕箜郡王未必会对此事感兴趣(1/6)  佞

    第六百五十九章、恐怕箜郡王未必会对此事感兴趣

    作为一个坚持“以战养国”的国家,北越国从不缺乏骁勇善战的将领。~

    但骁勇善战的将领都是从什么地方来?自然是从战场上来。

    曾几何时,余容与穆延不仅是北越国战场上两颗耀眼的将星,两人的你争我夺终也从战场上延伸到了战场下。

    而由于北越国皇上图韫近十年来的不思近取,没有打仗机会、没有打大仗的机会,至少在短期内就还不会有什么将领能在战绩上比得过余容、穆延在北越**的名声。

    也正因为如此,两人虽然都担心育王府的二十万兵马,但却并没有因此而畏惧。

    作为给自己“前妻”,或者说是“逃妻”的信件,仿佛知道余容也会看到信件内容一样,穆延在信并没有透露太多的浓浓情意。

    字里行间就体现出一种从容、一种大度,只是在让焦玉照顾好自己的同时,也将育王图濠来到申州的真正用意,乃至自己和焦玉一旦落入育王图濠手的下场都说了说。

    也表明自己并不是因畏惧才要离开申州,同样是为了太子图炀不受影响才离开申州。

    所以,余容即便不满意穆延信的高人一等态度,但也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因为穆延信还提到,如果战事不利,焦玉好也不要一直留在盂州不出。因为他们并没有消灭育王图濠的责任,只需将战事拖延到太子继位就行了。一等太子继位,掌握兵权,那么仍在袭击焦玉的育王图濠就会变成北越国人人得而诛之的逆贼。

    毕竟那时太子已经、不再是太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