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七章、酌情提出相应条件(1/6)  佞

    再次见到余容,万豪明显可看出余容眼中比第一次见面时多了种自信。

    而且这种自信并非依靠外力堆积起来的自信,更像是完成了某种巨大成就后的自信。因为,只有这种自信才是属于个人,才是不能被人夺走、被人取代的自信。

    这种自信与喜怒哀乐无关,纯是一种心理上的持久状态。

    难道是因为太子母亲的关系?

    虽然万豪的答案并没错,但万豪这么快就想到答案却并不是因为余容,而是因为易嬴所写的《关雎》。因为易嬴再怎么疲懒,古代书籍都有一个特征,那就是一切都以事实为依据。

    毕竟古代书籍很少,可以记述的故事又有许多,谁会专门为了编故事而编故事。

    不过,万豪可以胡思乱想,余容却满脸阴沉地在军营大帐中望着万豪说道:“万公子说想同我军合作?”

    “余大人此言差矣,万家庄想要合作的对象乃是余大人,而并非盂州军。”

    并非盂州军?

    虽然盂州军就等同于余容,但听到这话时,余容的双眼还是迅速一冷道:“万公子,你这是看不起余某吗?”

    “余大人言重了,但只以余大人训练的盂州军精锐程度,想必朝中不少人都在打盂州军的主意吧好像育王爷,未必就没有这个念头。”

    未必就没有这个念头?

    “哼”

    听到万豪说育王图濠也在打盂州军主意,余容冷哼一下也不再多说了。因为,余容非常相信自己训练出来的盂州军能力,也因此余容并不奇怪有人会想打盂州军的主意。

    只是说,一般人不敢向万豪这样胡乱猜测而已。

    而两人再次见面的地方虽然换成了军营大帐,万豪却比当时在指挥使衙门与余容见面时更多了一种艳羡。

    那就是这里虽然并不是指挥使衙门,里面布置却与指挥使衙门一模一样,面积也仅仅是稍小了些,不然也布置不下这么多东西。可见这即便不是北越国内最大的军营大帐,也是万豪见过的最大军营大帐。

    注意到万豪目光,余容就开启了嘲讽模式道:“怎么?看到余某的大帐羡慕了,可惜你们万家庄一辈子都得不到这么好的营帐。”

    “只要有银子,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是得不到的,其他人可没有余大人这么坚韧的内心。”

    这是恭维吗?亦或也是一种讽刺?

    余容并没有考虑太多,转而说道:“那不知万公子此次前来盂州想要合作什么?”

    “奉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