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四章、谁也没资格说谁不够资格(1/6)  佞

    第七百零四章、谁也没资格说谁不够资格

    作为一个不是傲娇的傲娇,易嬴并没有妄想立即将图凤弄到手。

    而且换一个女人,即便不会怀疑易嬴与罗柳华关系,也会对两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感到奇怪。但唯有图凤却不同,她关心的只有自己,显然根本不在乎易嬴与罗柳华究竟有什么关系,甚至一点探询念头都没有。

    甚至于在易嬴用餐完毕,图凤离开罗府时,想到自己真有可能领兵上阵,图凤的眼神不是更有自信,而是更加锐利起来。

    不过,在罗柳华将图凤送出门后,转身却又带着罗庆新一起回来了,这也是罗庆新惯常回家用餐的时间。

    而边走边说,罗庆新也大致了解了一下状况,进到屋中就说道:“少师大人,你真答应让图凤领兵上阵吗?可这却怎么可能……”

    “这可不是本官能答应的事,本官只是答应将图凤推荐到大明公主处罢了。至于大明公主要不要任用图凤,那可与本官没有丝毫关系。而且大明公主真要任用图凤,又怎可能任由图凤用失败丢自己的脸。”

    “所以大明公主除非不任用图凤,图凤肯定能在军中获得成功,并以女子之身帮助图家回到皇室宗亲行列。”

    易嬴为什么要说以女子之身帮助图家回到皇室宗亲行列?

    因为,北越国历史上不是没有以军功回到皇室宗亲行列的先例,但那都是一些被撤掉皇室宗亲身份的男子。

    而女子也不是没有在北越国历史上从军的经历,只是要想朝廷破除先例,那却必须拥有高人一等的武力和领导力才行。不然别说只让女人当个小兵去冲锋陷阵又算什么,真由女人领兵上阵却打了败仗,那更是北越国的国耻。

    所以即便是国家危难时,女人要么不从军,要么就直接是各级将领,希望能够在敌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建功立业。

    因此不仅图凤一开始就想往领兵上阵上靠拢,听到易嬴解释,罗庆新也不再多说了。

    因为罗庆新可以不相信易嬴,不相信易嬴也能在战场上保护图凤不受伤害。但易嬴做不到的事,却不等于大明公主也做不到。

    所以,当易嬴伸手将罗庆新抱入怀中,并顺势拉下罗庆新胸口的绯衣,亲上罗庆新肥嫩的胸脯时,罗庆新的双脸也迅速红晕起来道:“哼嗯,大人你不要这样,现在可是大白天,难道大人先前还没和小华弄够吗?”

    身为原ji馆老鸨,罗庆新不是随时随地都可发*,而是随时随地都可应男人需要而发*。

    而且作为经验者,图凤或许看不出罗柳华有什么异样,但从罗柳华洋溢着满足的双脸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