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真正的皇室宗亲做派(1/6)  佞

    在扈嬷嬷先行离开后,易嬴却被大明公主留了下来。

    虽然这种状况很少见,但易嬴也不好说这与自己出的对付皇室宗亲之策有没有关系,或者说大明公主乃是因为此次乌山营之行留下自己。

    然而不用易嬴去询问,图莲却沉凝一下就说道:“易少师,你为什么要将宥尊放在刑部中书一职上?究竟你是在警惕现在的朝廷?还是在警惕将来的朝廷?”

    警惕将来的朝廷?

    突然听到这话,易嬴的嘴巴就猛地向两旁一咧,因为他可没想到大明公主竟是为了这个原因留下自己。

    毕竟这事也是昨日才开始有些进展,不管大明公主是不是得到苏三通报,看来她也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在担心。

    而先前虽然由于扈嬷嬷在场的关系,易嬴不好多做什么,但将身体稍稍趋前一下,易嬴立即握住了大明公主的小手乐道:“公主殿下误会了,本官又怎会去费劲警惕公主殿下呢?不说本官生是公主殿下的人,死的公主殿下的鬼,要杀要剐,在所不辞,就是……”

    “混蛋,你还想胡说些什么……”

    没想到易嬴竟会恬着脸皮忽然贴上来,图莲就窘得一甩易嬴双手。

    虽然没将易嬴双手甩掉,图莲仍是瞪了易嬴一眼道:“如果你不是在警惕将来的朝廷,那你又是在警惕什么?”

    “很简单,这就好像现在的皇上都不能完全掌握朝廷一样,真的公主殿下成为了女皇上,又能真正完全掌握朝廷吗?不说什么有意无意的放权,恐怕公主殿下也难以避免下面的人偷偷摸摸做一些事情吧”

    一边就说着,易嬴就一边抚摸图莲的小手道:“或许他们只因个人私利做一些不会影响大局的事,那当然不算什么。可如果给他们找到机会实行什么大动作,如果公主殿下不能及时发觉,这不是很糟糕吗?”

    糟糕?

    这岂止能用糟糕来形容。

    所以,图莲虽然有些不满意易嬴占自己便宜的举动,但还是点点头道:“本宫明白了,看来本宫也要找些人放到真正的关键位置上了。”

    “公主殿下睿智,那公主殿下此次前往乌山营,是打算正式对乌山营开始整顿了吗?”

    听到大明公主接受自己解释,易嬴也赶紧将话题转开了。

    因为易嬴虽然没必要提防大明公主,可大明公主如果真要向易嬴下手,易嬴也未必会束手就缚。毕竟作为一个来自现代官场的官员,易嬴或许能接受相互利用的关系,但却绝对不可能去做什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愚忠之臣。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