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每天都至少要杀一个人(1/6)  佞

    “……二郡主?你说你是浚王府二郡主?可吾怎么没见过你。”

    身为浚王府二郡主,图潋虽然不敢说自己已可在北越国中横着走。但也没想到自己还没与近在咫尺的浚王府进京队伍汇合,竟然就在一个村庄中被个蒙面少女给拦住了。

    但面对眼前脸上蒙了一层面纱的少女,图潋在马车内却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蒙面少女手中长剑上滴落的鲜血不仅让人胆寒,如果图潋双眼没看错,被蒙面少女提着头发拎在另一只手上的正是一个死人脑袋。

    而明显是因为蒙面少女的肆虐,整个村庄中的所有门户都已经关得紧紧的,只是少许几个门扇后面躲藏着一双双充满惊吓的双眼。

    如果图潋不是已由前导确认了浚王府的进京队伍正停留在前面不远处的香竹镇中,图潋根本就不必急着在这里赶路。可正因为图潋的行动太过着急,这才会被眼前的蒙面少女拦在了村口。

    当然,这不是说图潋就没尝试过硬闯,而是看着被蒙面少女在自己眼前硬生生砍断的一段车辕,图潋就不敢轻举妄动。

    甚至于,在蒙面少女威慑下,图潋也不敢贸然叫马车回头。

    只是图潋却有些没想到,在自己说出了真实身份后,蒙面少女的反应却有些令人诧异,好像她很熟悉浚王府人员一样。

    因此,图潋不是没后悔过自己怎么没多带一些人出来,但在蒙面少女的咄咄逼人目光下,图潋还是在马车内定了定神道:“怎么?小女侠很熟悉浚王府队伍的成员吗?”

    “那当然,吾不仅熟悉浚王府队伍的成员,还熟悉浚王府的人员。不过吾不叫小女侠,吾叫小妖精。”

    小妖精?这还真是个小妖精。

    虽然图稚脸上蒙着一块足以垂到胸口的大大面纱,但听到图稚的自诩时,尚不知道图稚身份的图潋也只得在心中悲叹一声。

    因为,图潋为什么要问图稚是不是很熟悉浚王府队伍?

    原因就是图潋想弄清图稚对浚王府的熟悉究竟到了什么程度?是只熟悉不远处的浚王府队伍,还是熟悉远在秦州的浚王府。可没想到不用图潋去费劲揣测图稚的回答,图稚自己就将全部事情都给说了出来。

    因此犹豫一下,图潋就说道:“是吗?那小妖精你又为什么会不仅熟悉浚王府队伍成员,更熟悉浚王府的人。”

    “这还不简单,那当然是因为……”

    话刚说到一半,图稚却又像刚刚反应过来道:“等等,吾为什么要告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