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章、我们什么时候杀了父王(1/6)  佞

    作为此次京城之行,浚王图浪最担心的事情是什么?

    不是朝廷也不是大明公主或易嬴,正是天英门。

    因为,不管朝廷或是大明公主与易嬴,他们若想对付浚王图浪,绝对得按朝廷规矩来。但天英门却不同,只要她们愿意,没人知道她们会做出什么事情。

    所以浚王图浪会考虑将秦州让给天英门,本身就是已意识到天英门强大的一种表现。

    因此图潋所带来的消息不仅对浚王图浪来说是件喜事,甚至可说是件天大喜事。

    因为,这不仅加强了浚王图浪与天英门合作的信念与信心,同样也让浚王图浪再不用担心天英门威胁了。

    毕竟在获得出境立国的许诺前,天英门都已在考虑辅佐浚王图浪了,那在浚王图浪的权势因为出境立国增加后,天英门又怎会对浚王图浪的兴趣反而降低了。

    真要是这样,浚王图浪反而还要怀疑天英门到底想要干什么。

    当然,浚王图浪也知道,现在根本就不是自己怀疑天英门的时候,随即说道:“国师,那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让图潋去通知天英门弟子前来香竹镇相见,还是立即前往京城。”

    “这当然是立即前往京城才能显出王爷对天英门的诚意,不然二郡主也用不着因为身份不够而不敢与那些天英门弟子深谈了。”

    虽然浚王图浪好像给了国师桑采群两个答案,桑采群却知道这实际上还是一个答案。

    因为,浚王图浪若是真以为这样就能召天英门弟子前来香竹镇相见了,那不说有些太过自傲,也是完全浪费了眼前的大好机会。

    而浚王图浪的反应也很真切道:“本王明白了莫冬妮,传令下去,着令所有人立即开始准备启程事宜。”

    “属下遵命。”

    同样在旁边听着浚王图浪等人讨论,对于浚王图浪的安排,莫冬妮也没有异议。因为,不说她不可能对浚王图浪的安排有任何异议,对于这次前往京城,浚王府队伍在路上耗费的时间也实在太多了。

    然后随着莫冬妮开始离开,不等浚王图浪发话,仿佛认为事情已经告一段落,身上仍是一套夜行衣的图稚就闹起来道:“二姐,二姐,我们再说说易少师的事吧你还没跟稚儿说完呢”

    “稚儿别闹,我们待会再说。”

    虽然图潋在京城中只有她给别人看脸色的份,从没看过别人的脸色,但即便与浚王图浪曾相隔千里,图潋却也不敢忘了浚王图浪的权威。

    不过,在图潋想要随口敷衍图稚时,浚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