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我有自己的理由,天英门也没这样的规矩(1/6)  佞

    对于浚王图浪来说,或许将秦州交给天英门成立国中之国,只是为避免被北越国朝廷收去秦州土地的一种变相祸水东引之举,但对天英门而言,这就是一个实打实的利益。

    所以随着浚王图浪离开,屋中的天英门弟子也不再收拾了,围着沅和芡就说道:“师叔、师叔,我们天英门真要在秦州立国吗?”

    “立什么国?那只是一个国中之国罢了。”

    “国中之国也是一个国家吧”

    “国中之国怎么是国家,那你们都去过天英门山门,以天英门山门的所在地,根本就没有国家去统治。可即便我们自称为国家,又会有人承认吗?”

    天英门的山门在什么地方?

    在北越国西北边境外的一个三不管雪山上。

    虽然不知沅怎么拿天英门的山门来与秦州的国中之国相比,但却没人不知道天英门为什么不能在山门处立国。

    立即就有天英门弟子说道:“沅师叔你这话就说错了吧我们不能在山门处成立国家,乃是因为没有土地和人口。但秦州却不同,现在可是被浚王图浪经营成了一个富庶之地”

    “富庶之地又怎样?那依旧只是浚王图浪一人承认的国家,可我们天英门又需要他去承认吗?”

    我们天英门又需要他去承认吗?

    听到这话,众人就都不再多说了。

    因为天英门需要浚王图浪承认吗?不需要。何况国中之国虽然的确是个国家,但有多少人会去承认却是个问题。

    因此郯又在一旁说道:“那师叔又为什么说门主一定会答应浚王爷的条件,还是九成以上的机会。”

    “因为这里面利益实在太大了。”

    说到这里,甚至沅也微微叹息道:“虽然我们没必要稀罕,但同样也不可能放弃,重要的是没必要兴奋。”

    “知道了师叔,我们不兴奋,不兴奋……”

    听到沅的话语,立即有性格活泼的天英门弟子应了一声。

    然后想起只要有浚王图浪“承诺”,秦州对天英门来说的确唾手可得,众人也都纷纷散去了。

    不过,在其他人全都离开后,芡却拿起桌上茶壶给沅和自己各倒了一杯茶道:“师姐,你认为这事真那么简单吗?浚王图浪为什么要将秦州让给天英门,还有他到底想从天英门手中得到什么?”

    “……这个吾也想不通,他又不可能找天英门去帮忙打仗,天英门也不可能帮浚王图浪去打仗。”

    作为一个女性为主的门派,作为一个在江湖上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