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这都不能说是一种代价(1/6)  佞

    第七百一十六章、这都不能说是一种代价

    图思惠现在就去找易嬴商谈会显得急切吗?

    当然显得急切,可如果不是如此,她们又怎能让易嬴放掉戒心。

    而娶不娶李佳对易嬴来说虽然只是件i事,可不仅对李府来说是件大事,任何一次婚丧嫁娶,对京城里的官员来说同样都是件大事。因为别看易嬴在《关雎》中将焦yu和余容说的是如何可歌可泣,两人最后能走在一起,已经远远超过了那些永远不可能走在一起的家伙。

    例如图思惠,在嫁给李睿祥前同样有自己喜欢的男人。

    可为了家族利益,她还不是只能选择嫁给李睿祥。

    只是说图思惠即便嫁给了李睿祥,最终依旧没能挽回图家的颓势。

    因此,虽然自己现在仍旧是皇室宗亲,但为能延续发展命脉,以期东山再起,图思惠所在的图家还是只得怏怏搬出了京城,以避开京城中的残酷竞争。

    所以在嫁给李睿祥后,图思惠不是对李睿祥没有过感情,但两人毕竟只是利益的结合,没必要为了李睿祥死去活来,图思惠才会不在意李睿祥娶了多少妾室,或者说只带胡月娘一人前去盂州。

    因为那样不仅对李睿祥是一种轻松,对图思惠同样是一种轻松。

    所以,图思惠心中即便对李佳要嫁给易嬴那样的老头子感到有些委屈,但想想自己,图思惠仍是不得不承认自己居然有些羡慕李佳竟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毕竟易嬴再怎么老丑,可也是一品官员,并且在北越国手眼通天。

    假如易嬴能在男nv之事上满足图思惠,再加上又是图思惠喜欢的男人,这对图思惠来说的确不会太过委屈。

    可刚一想到“男nv之事”四字,图思惠边走就边u笑着摇了摇头。

    因为身在少师府,图思惠怎可能不知道易嬴在少师府实行的乃是窜房制。一个能堂而皇之实行窜房制的男人,又怎用得着图思惠去担心李佳能不能享受到足够的**nv爱之情。

    而且以易嬴的年纪还能如此龙jing虎猛,nv人所能得到的享受只会比年轻男人更强。

    毕竟比起年轻男人,老男人更知道怎样去心疼nv人。

    只是脑海中刚冒出“龙jing虎猛”和“老男人”的念头,图思惠的双脸顿时就红了。

    因为别的nv人能去想这事,图思惠又怎能去想这事。

    于是再次将瑕念摇出脑后,图思惠才慢慢往少师府后院走去。

    只是,刚来到少师府内院入口处,图思惠就怔了怔,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