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这都不能说是一种代价(2/6)  佞

因为她居然看到易嬴正独自从内院入口处走出来。

    而在图思惠看到易嬴时,易嬴也同样看到了图思惠。

    不知图思惠为什么突然到少师府后院来,猜想图思惠会不会是因为李佳的事情来找自己,易嬴的脸上顿时就有些发窘。

    因为,易嬴固然可以无耻的答应让李佳做平妻,但可不等于他就准备好了如何去面对图思惠。

    毕竟易嬴乃是一个现代官员,还没习惯古代社会这种老少配的事情,何况图思惠和李府也不是林氏母nv那样可以任由易嬴拿捏的nv人。

    而图思惠虽然短暂怔了怔,但一看易嬴脸上的尴尬表情,立即就抓住机会笑道:“易少师,久违了,不知易少师现在打算逃到哪去啊”

    逃到哪去?

    一听这话,易嬴顿时又是大窘。

    因为这不仅表明李佳已将易嬴许诺的事情告诉了图思惠,图思惠现在看着易嬴的笑容,更是给易嬴一种丈母娘看nv婿的感觉。只不过不是越看越爱,而是充满了嘲lng和揶揄。

    虽然这种态度也表明图思惠和李府已答应了易嬴和李佳的事,但真要易嬴与图思惠去面对面谈这件事,还是会让易嬴有些尴尬。

    可这种事不谈又不行,易嬴只得略带窘迫道:“夫人是已听i佳说过了吗?那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再谈吧”

    “……易少师说的没错,我们的确是该谈谈。可易少师现在想要离开内院,不是专为了躲开妾身吧”

    虽然易嬴的年纪要比图思惠大上许多,但由于事情质不同,图思惠也一改平日在易嬴面前的软弱形象,身上气场是说多大就有多大。

    面对图思惠压力,易嬴当然不敢将图思惠往外带,只得稍稍侧身向少师府内院一引道:“既然如此,夫人里面请……”

    “……易少师先情。”

    嘴中说着先请,图思惠却不仅率步走在了易嬴前面,更是在越过易嬴身体时,煞有介事地昂了昂头。

    没想到图思惠也会有这样的态度,虽然知道这是图思惠在捉lng自己,易嬴在抬起脸时却也只得苦笑一下。因为易嬴固然能想到李府拒绝自己的机会并不大,但却无法想像一向柔弱的图思惠也会有这样的格。

    然后这事也不能向自己的妾室明说,易嬴就将图思惠带到了一个空置院子中。

    由于少师府原本乃是太子别院,虽然不知育王图濠做太子时要这么多内院屋子干什么,这样的院子在内院中却还有不少。

    而在进入院中后,看着易嬴将院men关上,图思惠才站在院中回头道:“易


第(2/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