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又能说大明公主委屈吗(1/6)  佞

    第七百一十五章、又能说大明公主委屈吗

    在北越国,十四岁已是可以嫁人的年纪,所以李佳会想到要嫁人的事,图思惠根本就不意外。

    可即便如此,图思惠却从没想过要将李佳嫁给易嬴。

    因为,易嬴的年纪可都是足以做图思惠的爸爸,让一个足以做自己爸爸的男人娶自己nv儿,这与其说是对男人的一种考验,说是对nv人的一种考验,还不如说是对nv方家长的一个考验。

    尤其李睿祥现在不在京城,除了图媛外,图思惠根本就无法依靠任何人。

    但在庆祝过图青杰的任官之喜后,图媛却又回到了布置在李府中的李家祠堂内。

    因为与玳是借着在夜枭盗贼团祠堂祈福来练功不同,图媛却一边要敬告神明在大理寺监牢中救下了李府一家的事,一边也要为身在盂州的李睿祥及所有李府的人祈福。

    因此一等图思惠拉着李佳闯入布置成祠堂的房间中,不等图思惠开口,图媛就一脸不满道:“思惠,你怎么就这样闯进来了,还不跪下给神明请罪。”

    “婆婆,不好了,出事了……”

    “再出什么事你也得先向神明请罪再说,既然我们李府能在大理寺监牢中得到神明救助,那不管发生任何事,我们都会得到神明救助。”

    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最大的恩情是什么?

    乃是救人于水火。

    而当图媛在大理寺监牢中被“神明”救助时,也是她一生中最为无依无靠的时候。所以即便有些歇斯底里,图媛也绝对不允许图思惠或任何人对自己的神明不敬。

    因为被困在少师府中,图媛没有一日不想带着李府众人逃出少师府的牢笼。

    而在依旧无所依靠下,图媛唯一所能依靠的就是曾在大理寺监牢中救过李府一次的神明。

    所以突然听到什么“出事了”的话语,图媛并不会太过担心,而是盯上了图思惠就要她必须敬重神明。

    看到图媛一脸严肃的样子,图思惠就呆了呆,最后却也不得不领着李佳跪下去开始祈祷道:“神明保佑,神明恕罪。妾身不该冲撞神明的大驾,妾身请神明恕罪,并保佑我李府阖家平安,遇难呈祥。”

    “好吧思惠你现在可以说说出什么事了。”

    随着图思惠祈祷完毕,虽然图思惠的祈祷短了些,图媛还是点点头示意她可将事情说出来了。

    而图思惠又为什么能这么流利地在图媛要求下反应过来?

    因为不管这是不是一种病态,在图媛坚持下,图思惠根本没法控制图媛对神明的狂热敬仰。所以为了尽快解决问题,图思惠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