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七章、最多就算另类的窜房(1/6)  佞

    第七百一十七章、最多就算另类的窜房

    不管是不是想要尝尝岳母与nv婿的非比寻常关系,图思惠又为什么会那么轻易答应易嬴。

    如果是在仓促状况下听到易嬴要求,图思惠非但不会答应易嬴,更还可能会认为这是一种羞辱。

    但因为这次李佳和易嬴的事情太过特殊,图思惠也不得不联想到自己与李睿祥的关系。而由于两人感情本就不深,再是易嬴提出这种条件时,图思惠也就不会费太大劲就答应了。

    只是答应归答应,图思惠却根本没想到易嬴竟会给自己带来如此美妙,也是从没尝过的**nv爱感觉。

    特别李睿祥离开京城的时间已快两年,不是想李睿祥想到快要发疯,图思惠对“ru味”的思念也越来越浓重。

    因此云歇雨散后,不用易嬴去搂着图思惠,图思惠就纠缠在易嬴身上兴奋道:“好nv婿,你可是真bng啊娘都快要给你lng得**了”

    没想到图思惠到现在还要自称岳母,易嬴一阵无奈道:“夫人,我们不是说过做完你就不要再叫本官nv婿吗?”

    “说过?……娘有说过这样的话吗?娘怎么不知道。”

    带着与往日截然不同的感觉,图思惠却开始耍赖道:“而且我们什么时候做完了,别说我们今天还没做完,即便今天做完了,那明天、后天、大后天呢只要娘还是你岳母一日,你就要老老实实听娘要求。”

    “……行,行,那岳母你要不要来参观、参观本官的窜房?”

    “反正有天英men弟子照应,也不怕你参加窜房的事情曝

    即便知道图思惠现在有种胡闹、撒娇的感觉,但要想对付胡闹、撒娇,最好的方法是什么?那就是也跟着一起胡闹、撒娇。

    而图思惠又为什么会朝易嬴胡闹、撒娇?

    那是在与李睿祥感情不深,却又从没背叛过李睿祥的状况下,看到李睿祥的nv人越来越多,看到李睿祥只带着胡月娘一人前往盂州。不仅一去两年未回,更是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图思惠自然也想尝尝出轨的感觉,不然自己就吃大亏了。

    但只因为吃亏就出轨说得通吗?

    在现代社会说不通,但在本就有以妻妾待客通病的古代社会和北越国却说得通。

    何况北越国还有游河贵f的习俗,耳渲目染下,再加上图思惠出轨的对象还是易嬴这样的“自家nv婿”,根本不可能有人将两人事情泄l出去。

    于是图思惠自然就是想撒娇就撒娇,想出轨就出轨。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