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在摸稚儿脑袋呢(1/6)  佞

    与易嬴上次前来云兴县已到了关城门时间不同,早知道桕县距京城有多远,只要在桕县提早出发,并在路上加速赶路,浚王府和使团队伍自然就可提早抵达云兴县。

    因此早知浚王府和使团队伍的抵京时间,易嬴也和洵王图尧一样早早来到了城门外等候。

    当然,不是说同情洵王图尧,而是从大明公主所能释放出来的能量及决心看,易嬴并不认为洵王图尧的成算有多大。

    只是说在获得官宦世家“帮助”后,洵王图尧的表面力量已经足以去竞争皇位而已。

    所以在见到洵王图尧时,易嬴的脸色不仅没有太严肃,也依旧是一副随性样子道:“洵王爷,你认为浚王爷此次究竟能给朝廷带来怎样的收获……”

    “……易少师又希望浚王爷能给朝廷带来怎样的收获?”

    “本官不知,或许比起浚王爷的收获,本官更应看重朝廷的收获才是。可浚王爷如果没有足够收获,他又岂能轻易甘心。”

    “易少师言重了,本王相信浚王爷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如果换成以前,不管对任何人,洵王图尧都不会介意对他们落井下石。可当官宦世家也向洵王图尧做出可帮助其争夺皇位的许诺后,洵王图尧潜意识下就会做出维护浚王图浪的举动,因为那同样是在维护洵王图尧自己。

    当然,这只是洵王图尧的心意刚开始发生变化时才会出现的状况,若是等到洵王图尧已做出某种决定后,自然就能恢复常态了。

    而易嬴也不奇怪洵王图尧的变化,因为身为现代官员,易嬴知道洵王图尧根本拒绝不了这种诱惑。

    不像易嬴,早知道争夺皇位乃是九死一生,自然不会太在乎。

    “希望如此了……”

    于是知道洵王图尧真心后,易嬴也不会再去多说什么。

    因为易嬴清楚,一旦洵王图尧开始动心,那是谁也阻止不了他的野心膨胀。这事要怪也不能怪洵王图尧,只能怪那些坏心的官宦世家,无怪大明公主都想除之而后快。

    但不说除掉官宦世家会对北越国朝政有什么影响,易嬴只是觉得这种事对官宦世家来说太可惜了些。

    尤其还是如此匪夷所思的理由。

    不过,所谓的争权夺势就是这样,不管官宦世家的理由是什么,他们都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而在没有适合插手的契机状况下,易嬴也只能看看宋天德将来的努力会是如何了。

    只是,易嬴或许只能在这里冷眼看着事情发展,江义却将宋融带到了易嬴身边道:“易少师,真是许久不见了,易少师现在真是越来越精神了……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