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能获得成功的人,哪个的经历又不是不同常人(1/6)  佞

    浚王图浪是什么时候离开京城的?

    乃是二十年前,北越国皇上图韫登基后就立即将他逐出了京城。

    因为与育王图濠所能承受的隐忍不同,在不方便杀死浚王图浪的状况下,对于一个始终不肯向自己屈服的家伙,图韫唯有采用驱逐政策,直接将浚王图浪赶的远远的。

    所以,远远看到与京城只有一步之遥的京畿重镇云兴县,远远看到那么多人在云兴县迎接自己,一身金盔战甲,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浚王图浪就格外兴奋。

    而浚王图浪为什么要身披战甲回京?

    这不仅因为浚王图浪当初就以武勇著称,并是为北越国立下无数战功的唯一皇子,浚王图浪今日能回到京城,同样也是因为他在秦州坐拥雄兵无数,令得北越国朝廷不得不向他低头。

    所以,当浚王图浪策马来到云兴县城门前等待的百官身前时,洵王图尧就快步上前,并为浚王图浪牵住马匹道:“王兄,王弟终于可以再次为你牵马进城了,这真是,这真是……”

    虽然不久前才因为官宦世家的建议野心膨胀过,但看着骑在马上已经有些头发花白的浚王图浪,洵王图尧却一阵哽咽起来。

    因为,由于往日在皇室中不受重视,洵王图尧最羡慕的当然不可能是凭出身坐上太子之位的育王图濠,这就只有凭战功向皇位发起冲刺的浚王图浪,这才一直是洵王图尧向往和钦佩的目标。

    因此几乎每次浚王图浪出征及归来,洵王图尧都会亲自为他牵扯战马。

    甚至于浚王图浪最后被赶出京城,依旧是洵王图尧为其牵马出城。

    而随着洵王图尧哽咽起来,浚王图浪的双眼也一下湿润道:“王弟,不用再说了,时也,命也,王兄从不会懊悔往日所做的一切,因为没有往日的一切,就不会有今日的王兄,更不会有王兄的将来。”

    “王兄说的是,那我们今日就再次一起进城。”

    “……等等,还是让王兄下马与王弟一起进城吧”

    虽然洵王图尧还想再像以前一样帮浚王图浪牵马进城,但等洵王图尧牵马走了两步后,浚王图浪还是自己从马背上跳了下来。

    毕竟两人都不再是当年的青葱年纪,没有了那种青春冲动,再做这种事不仅没意义,反而还会让人误会了两人关系。

    所以当浚王图浪跳下马时,洵王图尧也没再坚持,挽住浚王图浪胳膊就说道:“那就依王兄所言,我们兄弟一起进城。”

    不管现在是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