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所谓权势,原本就是贪婪的代名词(1/6)  佞

    身为前天英门主,小霞与瑛姑那些天英门弟子有很大不同。

    例如说在瑛姑等人都围着西齐国的国玺、国书、国器看热闹时,小霞根本就懒得多去看一眼。

    甚至于小霞都没进入花厅,只是像个寻常奴婢般在花厅附近转悠,听听花厅中有什么动静就行了。

    而花厅又为什么会被叫做花厅?

    因为花厅原本就是客厅的一种,只是说内部布置不仅更加豪华、典雅,花厅更是多建在各种跨院、花园中,坐在花厅中就可闻花、观花、赏花,自然更适合用来待客。

    而花厅与普通客厅的最大区别就是一在内院、一在外院。

    虽然这得在那些大户人家中才能有所区分,可一旦区分开来,花厅也更适合家人用来待客。

    “……这边,这边,师父,这边肯定是花厅方向。”

    肯定是花厅方向?

    虽然小霞很少在少师府中承担警戒工作,但突然在自己的功力覆盖范围内听到这样的呼声还是让小霞脸色稍稍一沉。

    因为,说话的人虽然是女声,但能进入少师府内院的女人不是易嬴的妾室就是精挑细选的奴婢,哪可能不知道花厅在什么地方。何况这话的语气也不像找不到花厅,更像原本就不知道花厅在什么地方一样。

    尤其这个“师父”二字,更让小霞提步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毕竟如果是文学方面的师长,肯定得称呼做老师,所谓师父,也就只有用在那些手艺人和学武之人身上。

    但少师府中有可能存在手艺人吗?

    与之相比,还是学武之人更靠谱。

    何况小霞也从没在少师府中听到过这女声,想起刚进入少师府的使团队伍,小霞也不想轻乎大意。

    然后转了两圈,小霞就在一间靠近花厅的跨院中轻易发现了正在跳树摘花的图稚。

    被图稚看中的乃是一株紫堇,不过由于栽种得法,紫堇的高度也超过了人高。而或许是想要玩乐的关系,图稚现在就好像一个普通女孩一样,正在地上蹦蹦跳跳地想去摘上面一朵紫堇花。

    仿佛不仅全然忘记了自己来少师府究竟想干什么,更是忘了自己的一身武艺。

    而与图稚一样,图稚的师父却也站在图稚身后望着跨院中一株大树不知在想些什么。

    好像根本不在乎图稚在干什么,或者说她们来少师府究竟想干什么一样。

    不过,随着小霞出现在跨院门口,图稚师父还是慢慢转过身道:“你知道花厅……”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