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不是想说,而是敢说(1/6)  佞

    对于易嬴的姗姗来迟,浚王图浪并没有太在意。

    因为,仅凭浚王图浪在与洵王图尧见面时看到的图稚抱着易嬴,并且图潋也站在一旁的样子,浚王图浪就已经认出了易嬴。

    然后随着易嬴到来,已经开始的宴席也没有引起一丝波澜,易嬴也带着不愿离开自己的图稚坐到了主桌上预先给他留下的位置上。毕竟以今日参加洵王府宴席的官员来说,也没有几个是与易嬴交好的。

    只是没看到陆中正,浚王图浪就有些惊讶道:“易少师,怎么只有你一个人过来,本王不是听说陆少师今日也到云兴县了吗?”

    “浚王爷海涵,身为原西齐国左丞相,陆大人在见到西齐国的国玺、国书和国器后就说一步也不能离开了,二郡主劝他也没用。”

    听到易嬴话语,图潋也不得不在次席上站起身说道:“是的,父王,陆大人显然太过重视西齐国的国玺、国书和国器了。恐怕没将它们交给朝廷前,陆大人今晚都别想睡得着。”

    “本王明白了,那本王就改日再找时间与陆少师一叙吧”

    如果只是易嬴在解释,不说浚王图浪会不会接受,恐怕洵王图尧都会添油加醋说上两句。但由于易嬴先将图潋拉了出来,在浚王图浪已经开口的状况下,也没人还能多说什么。

    不过,由于宴席已经开始了一会,众人的话题也已经再没有约束,见到图潋还没有坐下,左光禄大夫张迁就说道:“二郡主,本官听说你和易少师曾在那李冈府中的祖宗牌位下查到一件稀罕东西是不是……”

    稀罕东西?李冈府中的祖宗牌位下?

    突然听到这话,易嬴和图潋的眼中就同时一惊。

    因为,别说当时知道两人找到先皇尚方宝剑的人并不多,虽然这世上并没有不透风的墙,可他们也没想到这事竟会被张迁在这种场合说出来。

    而因为尚方宝剑已被易嬴带去交给皇上,知道事不可为,图潋也没将事情用密信禀报浚王图浪,免得再让浚王图浪憋气。

    可随着张迁将事情捅出来,图潋也知道这事不能再瞒了。

    因为桌上除了洵王图浪和礼部尚书钟厚、兵部尚书祖昌期还有些不明所以外,其他几名官宦世家的家主都已将双眼偏开,显然他们不仅早知道这事,也是经过共同计议才会将这事情现在曝出来。

    想想易嬴先前说的官宦世家主动与洵王图尧勾结的事,图潋就知道他们的目的并不仅仅是洵王图尧了。

    可即便如此,随着浚王图浪望向自己,图潋也不可能将事情“谦让”给张迁说出来,只得略一低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