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你才是丫头,你全家都是丫头(1/6)  佞

    守了贾堇整整一夜,也是守了西齐国的国玺、国书、国器整整一夜,陆中正丝毫没觉得自己有任何疲累。

    因为,假如小碟不是沅的弟子,假如贾堇不是芡的弟子,陆中正根本就不可能得到这个守着西齐国的国玺、国书、国器的机会。

    因此,即便在贾堇屋外走廊上守了整整一夜,看着远处的天光渐渐泛白,陆中正还是兴奋地搓了搓双手,转脸望向屋中。

    而几乎是在陆中正转脸的瞬间,屋门就“吱呀”一声被从里面推开了。然后小碟就一脸心疼又一脸无奈地从屋中走出道:“老爷,你怎么真在屋外守了一夜啊你这样满眼血丝又怎么去见太子殿下。”

    这不怪小碟会无奈,因为在陆中正的坚持下,小碟不仅得在屋内看着贾堇休息,更是每半个时辰就要出屋看看陆中正的状况。

    可贾堇即便在屋中睡得很安稳,被陆中正这样一闹,小碟自己都是整夜没睡。

    所以,不仅陆中正满眼血丝,小碟同样是满眼血丝。

    “没关系,这没关系的……”

    血丝?血丝现在又算什么?陆中正如今要的可就是血丝,不然又怎能体现他为西齐国国玺、国书、国器所做的付出。

    古代官场虽然没有现代官场那么花样繁多的收受贿赂方式,但如果是论起表忠心方式,现代社会的官员又怎比得上古代社会那些一跪就是两、三天的家伙。

    毕竟古代社会中,有毅力的家伙同样很吃香。

    当然,天色既然已经放亮,不仅陆中正终于可以进屋,小碟也可以去唤贾堇起床了。不然换成那些上早朝的官员,可都不知道已经出门多久了。

    只是贾堇身为小郡主,自然有睡到天亮的资格。

    可没等两人进入屋中,“砰”一声,关得牢牢实实的院门就在两人眼前被人从外面硬生生踹开了。

    甚至插在门后的门闩也是断成两截,“咣当”两声掉在了地上。

    “什么人?”

    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在少师府中擅闯,在陆中正反应过来前,小碟就横身挡在了陆中正身前,同时用高声提醒屋内的贾堇。

    而在小碟高呼一声后,被踹开的院门外很快就蹿进一个少女身影,然后就大声嚷起来道:“小小郡主,快出来,再敢睡懒觉,姐姐就要进屋踢你的屁屁了。”

    踢你的屁屁?

    尽管图稚的话语只能用亲昵来形容,可小碟脸上或许只是无奈一下,毕竟她已从自己师父沅那里得知图稚的天英门弟子身份。可同样事情落入陆中正眼中,陆中正的双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