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砍了他(1/6)  佞

    身为北越国皇帝,图韫虽然不可能前去迎接浚王图浪,但有关发生在云兴县的迎接浚王图浪一幕,北越国皇上图韫还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毕竟北越国皇上图韫再怎么荒废了近十年的朝政,要想坐稳皇上位置,他就必须拥有一些只属于自己的情报机构。

    而一散朝就被图韫叫到南书房,不知今日怎么散朝这么早,还是说与昨日浚王图浪的抵京有关,在恭敬地等待图韫坐下后,太子图炀就急不可待道:“父皇,您是在担心浚王爷进京的事情吗?”

    对于太子图炀眼中表现出来的急切,图韫并没有感到不满。毕竟除去太子的身份,图炀也就是个孩子,能有现在表现已经很不错了。

    因此图韫点点头,却又摇摇头才示意一下图炀道:“是,但也不是,皇儿你先坐下来再说。”

    “儿臣遵命。”

    一边在图韫身侧坐下,图炀心中就有些忐忑难安。

    因为与陆中正、大明公主,乃至与北越国皇上图韫对图炀的教导都是集中在各种安邦定国之策,为人处世之道上不同,易嬴虽然教导图炀的时间并不多,但由于一开始就将注意力放在了各种宫廷争斗上,利用讲故事作遮掩,易嬴所用来教导图炀的就是各种与皇上、与皇室宗亲的相处方法,甚至是如何去察言观色皇上和皇室宗亲的真实态度等等。

    也就是说,其他人只是在教导图炀身为太子的行事方针,只有易嬴是在教导图炀身为太子的自保方法。

    虽然在得到北越国皇上图韫的宠爱后,一开始图炀并没看出易嬴教导的价值。

    毕竟身为无人可与之争夺的太子,一天只想着自保,那不是很憋屈?

    可即便图韫是因为只有图炀一个血脉而从没有苛责过他,但在一直小心翼翼应付图韫的过程中,图炀也渐渐明白了易嬴教导的重要性。

    那就是他现在能得到北越国皇上图韫的无微不至关怀也就是因为他是图韫的唯一血脉这点,若是除掉这点,易嬴对图炀的生存教导绝对大于其他人对图炀的所有处事教导。

    而图炀又为什么要忐忑?

    因为,浚王图浪这次进京即便不是为了来与图炀争夺皇位的,却也是为了将来能与图炀争夺天下而来。

    证明就是,底下那些朝官虽然昨日不少人都去迎接浚王图浪了,但今日的朝上根本就没人提及此事。

    好像浚王图浪根本就没有进京,也不值得一提一样。

    而看着图炀小心翼翼的样子,北越国皇上图韫却并不担心。

    因为除了时不时瞎闹腾一下的易嬴外,哪个北越国官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