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为朝廷奉献两位知规守礼、贤良淑德的小郡主(1/6)  佞

    作为一个国家来说,国玺、国书和国器乃是三位一体的必不可缺之物。而只要拿到了西齐国的国玺、国书和国器,除非有人将西齐国的国玺、国书和国器从北越国夺走,任何人都无法帮西齐国复国。

    甚至于不止是西齐国的国玺、国书和国器,也只有掌握了北越国的国玺、国书和国器之人,最后才会被大陆其他国家承认为北越国皇上。

    不然他们就只能另制新的国玺、国书和国器,建立一个新国家。

    当然,北越国皇上图韫不只不相信有人能从自己手中夺走西齐国的国玺、国书和国器,更不相信有人能从自己手中夺去将来定会传给太子的北越国国玺、国书和国器。

    只是国玺、国书和国器是一回事,太子图炀能不能真正掌握一个国家又是另一回事。

    因此,当太子图炀满脸兴奋地打量着被呈到桌上的西齐国国玺、国书和国器时,北越国皇上图韫也只是微带感叹的打量了一眼太子图炀,这才转过双眼说道:“很好,钟大人这次办的事情很好,不仅为我朝扬了国威,更是为我朝平添了不少土地、子民。”

    “皇上恩典,这全是皇上洪福齐天,泽被苍生所致。”

    “……好,好好,那钟大人你且对朕说说此行的经过吧”

    “微臣遵旨。”

    虽然知道钟厚只是在奉承自己,但不管性格如何,北越国皇上图韫仍是必须做出龙颜大悦的模样。因为他假如不能为大臣帮自己办好差事而高兴,也就再无法为大臣高兴什么了。

    这对普通富商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对皇上而言却绝对不行。

    因为,普通富商的权势有限,普通富商的下属权势更有限,只要普通富商注意,谁都不能轻易夺去普通富商的财富。但为让大臣替自己更好的治理国家,各国皇上却不得不将更多权限放给大臣去掌管。

    而随着大臣的表现越来越好,大臣的权势越来越多,即便大臣很少有可能直接夺去皇上的江山,但大臣参与夺取江山的事情却屡见不鲜。

    所以为避免这种状况,越是带有各种隐患的国家,皇上需要倚重大臣的地方也就越多。

    这或许是个死循环,但也是任何皇上都不能拒绝的死循环。

    然后等到钟厚详细说完西齐国一行的经过,特别是使团中天英门弟子与东王贾垣的几次冲突经过,虽然太子图炀和郝公公脸上都是满脸震惊,北越国皇上却只是点点头,一脸随意道:“很好,钟大人此行居功至伟,乃是此次出使西齐国的一等功,其他人也将按例分赏二等功、三等功,郝公公你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