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二章、假如是你身在江府家主的位置(1/6)  佞

    要想将敌人变成朋友有可能吗?

    在其他地方或许不可能,但在官场中却绝非一件难事。因为身为官员,特别是身为高品级官员,谁不知道官场中就只有“利益”二字。

    所以,所谓“气节”也不过就是利益尚不足够的关系。

    不然真拥有气节的翩翩君子,不是说绝对不会进入官场,至少在官场中待的时间绝对不长。

    可以易嬴在北越国官场中的如鱼得水,甚至还敢公然买官卖官的劣迹,要想争取其他官员或许很难,但要争取易嬴却并不是件难事。

    只是说要想争取到易嬴帮助,他们给易嬴的利益就必须超过大明公主和太子图炀,不然这事情谁都没辙。

    因此,即便能理解洵王图尧的想法,几名官宦世家的家主还是不敢轻易点头,参知政事严戌就说道:“……王爷打算用什么方法来收买易少师,王爷又真能保证易少师将会成为我们可能的朋友吗?”

    可能的朋友?

    为什么只说是可能的朋友。

    因为谁都知道易嬴刚刚敛了几百万两银子的不义之财,再加上大明公主与易嬴的“说不清、道不明”关系,“财色”两字基本上已很难在易嬴身上起作用。

    所以他们不是不知道易嬴能否收买,而是不知该怎样去收买易嬴。

    但洵王图尧却一脸笃定地望向江义说道:“……这要看江大人如何决定了。”

    看江大人如何决定?

    乍听这话,所有人的双眼就全都望向了江义,有人立即现出了若有所思神情,有人却是想想才明白过来。

    而江义一开始虽然也没想到洵王图尧的苗头竟会转向自己,但脸色稍稍一沉后,江义很快就明白了洵王图尧这话是什么意思,微带不愉道:“洵王爷是想本官将闵江氏许给易少师吗?可闵江氏现在不仅还在为闵行守节,洵王爷要江某做这等事,却又要江某怎么向闵家交代。”

    “江大人莫怪本王直言,别说将闵江氏许给易少师对官宦世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仅以易少师上次在闵家闹出的事情,闵家还有什么资格要求闵江氏为闵行守节。”

    “而即便闵家真闹起来,想想现在闵家早已经是大明公主跟前的一条狗,不说他们敢不敢反抗易少师,真的他们反抗起来,这却不是同样能起到打击大明公主的作用?”

    大明公主跟前的一条狗?

    听到洵王图尧如此贬低闵家,几个官宦世家家主都现出了解气表情。

    毕竟在易嬴上次折腾后,为保住闵家官位,到现在为止,所有闵家官员都已经到宛华宫背过《三字经》了。虽然他们还没为大明公主办过什么有实际意义的事,但要说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