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四章、敢和太子殿下争皇位,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1/6)  佞

    身为被皇上御封的监斩官,蒋来根本不会去畏惧太多人。

    因为仅凭“御封”两字,蒋来虽然不可能在北越国朝廷中得到更多好处,但基本上也不会有人敢去招惹他,也没必要去招惹他。

    毕竟监斩官这个官职实在太小,根本起不到什么大作用。

    至于蒋来的监斩官一职为什么是由“御封”得来,京城中知道的人并不多,而由于蒋来也从没向外吹嘘过,甚至都没人知道该向什么地方去打听。

    当然,由蒋来也成了鲍公公义子这一点,也没人相信他这“御封”监斩官是自己胡编得来的。

    真要是这样,他也不可能成为鲍公公的义子。

    所以,蒋来的“御封”监斩官一职虽然来处不明,但凭着这一点,蒋来也不信图稚真敢动自己。

    因此当图稚说到“格杀勿论”四字时,蒋来甚至灵机一动怒喝道:“住口,你一个被驱逐的王爷郡主,虽然皇上降下恩典,准允浚王图浪回京,但你又有何资格在京城中无故杀人。而且本官乃是皇上“御封”的监斩官,除了皇上一人,京城中根本没人有资格斩本官。”

    “知道的话就快快退下,莫再打扰本官行监斩之职。”

    一边呵斥图稚,蒋来心中就得意无比。

    因为正如蒋来所说,就因为蒋来是个“御封”的监斩官,所以别说斩杀蒋来,一般人就是想教训蒋来都不敢下手。

    而蒋来再在这里叱骂一句浚王图浪,想必又能讨到皇上、朝臣和自己干爹鲍公公的欢心,这自然会让蒋来兴奋无比。

    但蒋来却考虑错了一件事,那就是图稚并非普通郡主。

    或许换一名郡主,换一名浚王府郡主,甚至换成二郡主图潋,恐怕在想到蒋来那“御封”监斩官一职时都会皱皱眉头换个方式来教训他。

    可图稚是什么人?那可是天英门弟子。

    虽然图稚并没当着自己父亲浚王图浪的面前说过要干掉他,可也在不少人面前说过这事,甚至才刚刚在北越国皇上图韫面前说过这事。

    也就是说,图稚连自己父王都可以干掉,又怎会放过蒋来?

    因此一听蒋来竟敢呵斥自己,原本还觉得今天这事很兴奋的图稚立即就怒了。

    不消分说,图稚双脚一蹬,立即手举长剑,踏空刺向蒋来道:“混蛋,你竟敢藐视本宫和父王,本宫要杀了你。”

    “哗”

    随着图稚的身形踏空逼向监斩台上的蒋来,蒋来还没反应过来,原本只是在看热闹的市民、官员就立即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