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六章、将靳大人的族谱当作奖赏赐还靳大人(1/6)  佞

    作为刚刚回归朝廷不久的工部尚书宋天德,消息来源自然不可能与洵王图尧和官宦世家相比。

    甚至不是现在不能相比,即便当初身居户部尚书高位时,宋天德在朝中的消息灵通程度也无法与洵王府和官宦世家那样的京城巨擎相比。又因为罢官的打击,宋天德原本的消息来源都几乎全被断掉,只得等到现在回归工部尚书的实权位置时,再以工部为基础建立新的消息渠道。

    当然,作为宋天德现在的唯一弟子,徐琳毫无意外的也是宋天德的消息来源。

    因此得知徐琳有什么消息要与自己禀报时,宋天德也趁着午餐时间将他叫到了一处茶楼中,而这茶楼也正好在刑场附近。

    至于说为什么是在刑场?

    那当然因为刑场附近不仅是京城的一个重要商业中心,宋天德同样想来送送自己的老友,也就是今日将要被行刑的连鍪连夫子。

    而与宋天德在朝廷中的起起伏伏及孜孜不倦往上爬不同,连鍪在朝廷中的最高官职不仅只是区区中散大夫,在为官不过三载,年不过三旬就由中散大夫一职退位后,连鍪更是直接退出了官场。

    再没有踏入官场一步,只以教书育人为己念。

    然而,连鍪虽然一心教书育人,但这却并不等于连鍪也能逃出官场影响。因为不知是不是说连鍪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在一心教书育人后,连鍪却也手把手教导出了几十名朝廷官员。

    虽然这些朝廷官员还没有几个成为真正的高官,但今日前来刑场“看热闹”,或者说是给连鍪送行的那些官员几乎都是连鍪的学生。

    他们不是没想过要救连鍪,而是根本不知道连鍪究竟犯了怎样的罪责,突然就被下狱,然后又突然被问斩,根本就无从救起。

    当然,那些连鍪的学生也曾求到宋天德身上,可宋天德也依旧查不出连鍪被问罪的真正原因。

    因为连鍪甚至都不是被刑部问罪,而是被宗人府问罪。

    一个与皇室宗亲毫无瓜葛的教书先生又怎会被专管皇室宗亲罪责的宗人府问罪?在了解过连鍪并没教过任何皇室宗亲学生后,宋天德其实也觉得整件事情充满了谜团。

    只是说,宋天德或许可凭往日旧谊在刑部帮连鍪打点一下,但对于宗人府那种笼罩在皇室宗亲黑暗中的地方,宋天德却根本无能为力。

    所以说,宋天德不仅无奈连鍪的结局,带徐琳来刑场附近的茶楼送连鍪一程也是最后的书生之谊。

    只是宋天德怎么也没想到,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