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如果不仅仅是一日(1/6)  佞

    对于宋天德和徐琳来说,他们是因为恰巧在刑场附近才能在第一时间得知刑场中发生的事情经过,可对于一些人来说,他们却根本不用前往刑场就能立即得知刑场中发生的一切。

    而浚王图浪虽然是刚刚回到京城浚王府,但一听事情经过,顿时就大笑起来。

    “呵哈哈哈……什么?那靳菀就这样放易少师走了?如果这就是京城九门提督的水准,本王还用得着担心什么。”

    “父王说的是,可易少师这家伙也太过分了吧居然借图稚的刀来杀人。”

    身为九门提督,靳菀当然不能没有一点本事,可一个只能认太监做义父的九门提督,别说浚王图浪不可能将其放在眼中,二郡主图潋也从未将靳菀放在眼中过。

    因为什么样的人才会认一个太监做义父?

    那不仅得是个趋炎附势的家伙,还得是个见风使舵的家伙才行。

    虽然在易嬴威胁下,又有族谱这个巨大障碍横在身前,图潋依旧不会对靳菀的立场有任何担心。

    因为真是死到临头时,一个会认太监做义父的家伙,又会为了家人牺牲自己吗?

    或许他们抛弃家人逃掉还更容易让人相信些。

    可随着图潋抱怨,浚王图浪也仍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道:“借刀杀人就借刀杀人吧那也不算什么,反正本王也不可能在京城中得到多少人支持,还是保持中立的人越多越好。”

    “王爷所言甚是,不过以小臣所见,王爷以后还是多找时间关心一下小郡主吧”

    不是不想让浚王图浪高兴下去,但不得这说,这次刑场事件想必又会为易嬴的为官生涯添上浓重的一笔。

    所以趁着浚王图浪高兴,国师桑采群也将自己一直担心的事情说了出来,顺道打消一下浚王图浪对易嬴的好感。

    “……国师是说稚儿在南书房扯的那些话吗?”

    而在听到桑采群话语时,浚王图浪虽然的确迟疑了一下,脸上表情却没有太过凝重,只是相当无奈而已。

    同样,想到图稚在南书房中的话语,二郡主图潋也颇有些感慨。

    因为不说什么女人必须遵从的“三从四德”,仅是更广泛的“君亲师”等人人都必需遵从的教诲,轻易都不会有人允许图稚的狂言妄行存在。毕竟图稚在南书房中有关父母与子女的论调,根本就不是古代社会的人们所能理解的。

    何况还是让浚王图浪这个父亲去理解。

    可即便如此,图潋还是稍稍有些羡慕图稚。因为不说图稚是否能化语言为现实,假如图潋当初有图稚一半的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