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八章、有很多内容可供挖掘(1/6)  佞

    “……那个老混蛋,真是不知道什么叫消停啊”

    与其他人都需要辗转回报才能得到消息不同,由于郝公公本就是当事人,所以图韫也比其他人得到的消息更准确,更直观。

    可即便如此,对于易嬴的所作所为,北越国皇上图韫仍是只得抱以一声声谑笑。

    因为,易嬴在刑场闹事的结果或许对太子很有利,但易嬴在刑场闹事的过程却实在太难以让人接受了。

    而郝公公如果不是被打落行刑台,最后又趁众人注目易嬴离开时趁机溜出来,或许以郝公公的立场,今日这事情都不知道该怎样收场。

    同样有些不知该怎样形容今日这事,再次被叫到南书房的太子图炀也有些满脸迷糊道:“父皇,你说易少师今日为什么这么干?难道父皇还认为易少师今日这事是好事吗?”

    “好事?怎么可能是好事,如果他现在敢出现在朕面前,朕肯定会宰了他。”

    抱怨了一句易嬴,北越国皇上图韫才说道:“可即便如此,朕还是不得不承认那混蛋的方法很有成效,当然,这也只有那混蛋才能使用这样的方法,也只有朕才能容忍他使用这样的方法。”

    “儿臣明白,易少师能有今日之成就,全是托了父皇的宽容之恩,但父皇说那九门提督靳大人是否真会向儿臣效忠?”

    “这点太子殿下不用担心,即便靳菀不想向太子殿下效忠,鲍公公也肯定会令他向太子殿下效忠,而且还一定会将族谱奉上。”

    虽然郝公公很少插入北越国皇上图韫与太子图炀的对话中,但以郝公公在北越国皇上身边的地位,他不仅插上一、两句话不算什么。想到能给鲍公公添一些堵,郝公公也觉得格外解气。

    毕竟郝公公已知道,今天这事有大半起因都是冲自己来的,只是途中被图稚接了过去,最后又被易嬴借题发挥而已。

    但听到郝公公话语,太子图炀又是一惊道:“鲍公公?什么鲍公公?难道郝公公说的乃是内库鲍公公?这事又与鲍公公有什么关系?”

    “……太子殿下容禀,那鲍公公虽是一阉人,但在朝中却足有上百名义子,而包括靳菀和今日被小郡主所杀的蒋来在内,全都是鲍公公的义子。因此靳菀或许会在易少师逼迫下犹豫再三,但以鲍公公的见地,肯定会让靳菀来向太子殿下效忠的。”

    注意到北越国皇上图韫并不反对自己将事情说出,郝公公也详细解释了两句。

    早听说鲍公公有很多义子,太子图炀就惊叹道:“什么?真是鲍公公吗?但他上次不是已经设计过易少师一次了,难道这次又是他想要针对易少师的行为……”

    “这个,……太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