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好运可以被人嫉妒,好命却只能让人羡慕(1/6)  佞

    两日后,与大明公主图莲一起回到云兴县的不仅有图凤,还有整整五营乌山营士兵。

    而以一名校尉至少配属一营士兵的最低安排,五营士兵不仅是校尉的最高配属,也是一种等同于统领的配属,只看什么时候才会正式调派统领一职而已。

    但正如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一样,只要女人拥有足够能力与实力,男人也很少会因为嫉妒心而起什么妖蛾子。

    何况图凤还是皇室宗亲,还是大明公主带来的人。

    与以前一直受淞郡王图迓统率不同,对于能归入大明公主辖下统率的事,乌山营的反弹声音并不大。

    毕竟古代社会不是现代社会,人们的心思没那么多。

    即便有男尊女卑规矩,但却更尊重身份的高低、尊重皇权。

    或许那些足以质疑大明公主身份的男人会拿男尊女卑来怀疑大明公主掌握乌山营的资格与能力,但对于直接归属大明公主,归属于皇上姐姐的事,乌山营的士兵又怎会不感激涕零。

    所以在大明公主安排下,只需让底下士兵知道图凤与大明公主乃是同进同出的密友关系,根本就没人还去怀疑图凤的统帅能力,更迫切希望能归入图凤统帅下。

    因为只有归入图凤统帅下,他们才能更接近大明公主。

    至于说图凤有没有能耐?有多大能耐?那不仅不重要,也需要日后在战场上来证明。毕竟乌山营的工作虽然主要是保卫京城,但为了保持乌山营战斗力,在淞郡王图迓的往日统率下,乌山营到各处轮战的状况却也不算少。

    不过,对于能进入云兴县的事,五营乌山营士兵固然是非常兴奋,整个云兴县却乱成了一团。

    “什么?乌山营进城了?还是和大明公主一起?”

    “乌山营为什么能进城?他们的目的地哪里……”

    “……什么?是少师府?这是怎么回事?”

    北越国虽然是个尊崇“以战养国”的国家,但正因为国内军队名目繁多、管理困难,为巩固政权,除了那些所谓军县外,一般部队根本就不允许进城,最多就是留宿在各个城市外给途径部队预留的驻地中。

    而作为距离京城最后的一座县城,云兴县根本就没有给部队留下任何预留的宿营地。

    这是因为部队一旦出现在云兴县,最后目的地肯定是京城,留也没用。

    可即便京城里的官员没有不熟悉乌山营,没有不知道乌山营乃是拱卫京城最后部队的人,但他们仍是很难相信乌山营居然会进城的事。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