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五章、肯定都是些不能见人的东西(1/6)  佞

    对于一名军人来说,最渴望的事情是什么?

    那就是打仗。

    毕竟只有战争才能体现军人的真正价值,只有战争才能增加军人的功勋。至于说战争会带给多少人痛苦,那只是失败者才需要去考虑的蠢事。真正成功的军人,从来不会去考虑战争会带给人多少痛苦。

    因为不是战争,官员就没带给人痛苦?商人就没带给人痛苦吗?

    所以没人有资格将痛苦全推到军人身上。

    这就是除非战争之外不会带给人痛苦才会让军人承担所有产生痛苦的责任,但事实上这绝不可能,更有很多状况是只有通过战争才能真正为人解决痛苦。

    所以,没有任何有志向的军人会被所谓的痛苦论调所迷惑。

    因此第二天由易嬴怀中醒来,图凤的兴致仍是没有丝毫冷却。

    双腿用力一夹,图凤在将易嬴弄醒后就激动道:“易少师,你昨晚真棒我们再继续吧”

    “……还继续?你的性致还真高,真这样你去了西齐城熬不熬得住啊”

    “什么熬不熬得住,你以为奴家这几十年来是怎么过的,你不知道奴家这是在便宜你吗?”

    虽然不会再对易嬴冷眼相待,但当图凤以一种异常孤傲的态度将易嬴再次融入体内时,望着图凤脸上会令所有男人满足的骄傲,易嬴也只得由她肆意折腾起来。

    然后云歇雨散后,图凤又主动说道:“易少师,你说我们让大明公主给我们证婚怎么样。”

    “……证婚?你已经打算嫁给本官了?”

    昨夜被图凤拒绝一次后,易嬴并没有再撺掇图凤嫁给自己。所以突然听到图凤话语,易嬴还是稍稍吃了一惊。

    图凤却抱着易嬴一脸满足道:“没办法啊如果奴家不是以有夫之妇的身份前去西齐城,恐怕会引起的麻烦只会更多,相信大明公主也能理解这点吧而且我们即便很长一段时间会天各一方,但没有了后顾之忧,相信也会对奴家的战斗很有帮助。”

    “不然总想着延续图家血脉,以后奴家还怎么上战场打仗。这就只有先定下婚事,奴家才能安心作战,易少师你也能帮奴家照顾父亲。”

    “你到是想得面面俱到。”

    安心作战?

    听到这话,易嬴就知道图凤现在想的已不再是如何利用战场功绩来帮助图家在皇室宗亲中争取更高地位的事,而是真正将一门心思扑在了如何帮大明公主成就大陆第三大帝国的伟业上。

    而听到易嬴不是赞许的赞许,图凤却也是一脸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