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七章、本官要怎样在宗人府打探消息,那是本官自己的事(1/6)  佞

    以易嬴来说,即便他再怎么想要品尝一下同小霞这个“心老人不老”家伙的上床感觉,他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地为天英门写出什么新宪法。

    因为这与易嬴是否努力无关,还在图凤请求大明公主为易嬴和自己证婚时,易嬴也在少师府中迎来了自己的客人。

    而且这客人不是别人,居然是很少登门的宋天德。

    两人虽然是从兴城县开始认识,但在来到京城后却也没见上几次面,只是在易嬴的几次公开宴请中,宋天德露了个小脸而已。

    所以对于宋天德的突然拜访,易嬴还是相当惊讶,也不知道是不是与大明公主有关,立即放下刚写了个开头的“宪法”迎了出去。

    对于这样的结果,小霞虽然很恼火,其他人却不怎么在乎。

    毕竟她们没有小霞的前天英门主经历,也就没有小霞的责任感和紧迫感,甚至于都觉得这事情距离现在实在太过遥远,怀疑是不是小霞想要找借口与易嬴上床,这才挑了这么个机会。

    当然,这只是瑛姑的想法,其他人都只是附议而已。

    只是来到前厅中时,易嬴才发现宋天德并不是一人来访,身边还跟着一名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

    看到易嬴出现,甚至不等易嬴与宋天德打招呼,男子就“扑通”一声在易嬴面前跪下,满脸激动地开始给易嬴磕头道:“……求少师大人救救家父,求少师大人救救家父。”

    “宋大人,这是……”

    不是说尴尬,易嬴就有些惊讶。

    宋天德却也好像没料到男子会突然给易嬴下跪一样,同样有些难堪道:“易少师,这是连鍪连夫子的长子连耘,因为想要恳请少师大人救出其父连夫子而来。”

    连夫子?

    一听这话,易嬴就知道宋天德想救的人并非一名官员,顿时又有些奇怪了。

    因为以宋天德的工部尚书身份,即便情况不同,宋天德可能也会对救助一些官员不利。可区区一名普通人,宋天德又怎会救不下来。

    至于易嬴为什么要说那是宋天德想救的人?

    因为事主虽然是连耘不错,但连耘如果事先没求到宋天德处,又怎会通过宋天德来找易嬴出手救援。

    而宋天德如果不是没办法,又怎会带连耘来求易嬴。

    可世上的冤情那么多?待救的人也那么多,自从易嬴前来京城后,虽然的确闹了不少事情,但除了李府外,却也从没人来找易嬴求救过。这不是说易嬴自认无能,而是易嬴也知道,由于自己每次都是将事情越闹越乱,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