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章、只有口谕,没有旨意(1/6)  佞

    身为工部尚书,或者说是身为在北越国官场浸阴多年的官员,宋天德早看出了图青杰的不对劲,或者说是图青杰与易嬴,乃至是与大明公主的关系不对劲。

    因为,什么叫为何会将图兄放在宗人府?

    与图青杰相比,宋天德可是在现场听到的易嬴那句“砍宗人府脑袋”话语。

    难道易嬴的目的不是救出连鍪,只是去砍宗人府脑袋?

    或者说,易嬴一直在等的就是这种砍宗人府脑袋的机会?不然又为什么会将图青杰放在宗人府。

    毕竟放一个人在某处为官可是有着投石问路的功效。

    只是,宋天德能在这里思忖易嬴的目的,连耘考虑的却是另一件事。看着走在前面的少师府马车,连耘就在宋天德马车内担心道:“宋大人,难道易少师打算利用小侄爹爹这件事对宗人府不利吗?那我们连家以后岂不是……”

    对宗人府不利?

    宋天德可不认为这是连耘在为宗人府可惜,因为他这只是在对连家的将来紧张。

    但宋天德脸上也没有任何不愉,一脸平静道:“……怎么?连贤侄想反悔吗?本官在来少师府前不是已经跟你们连家说过了?想求易少师容易,但求了易少师,连家肯定会被打上少师府的烙印。即便易少师不打,其他人也会这么做。”

    连鍪为什么只做了三年中散大夫就不再为官了?

    自然是因为看够了官场中的尔虞我诈。

    所以,连鍪虽然教书也教出了不少官员学生,但却从不会在学问之外与这些学生有任何交往。

    受连鍪影响,连耘不是畏惧官场,但同样也不想连家受官场牵连,受易嬴牵连。

    虽然在前来找易嬴商议救人时,宋天德不是没警告过连耘和连家,但连耘怎么也没想到易嬴做官竟会做得这么蛮横,直接就想砍宗人府脑袋。

    相信被易嬴这样一闹,不是说连家无法从官场中脱身,连家同样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好像李府一样,以后只能托庇在少师府下生存。

    这对连耘来说虽然不算什么,但他却知道自己父亲连鍪肯定不会答应,还有连家及连家那些门生或许也会有不同意见。

    但面对宋天德这么直白的问话,连耘却也只得无奈说道:“可小侄也想不到易少师和大明公主居然早已盯上了宗人府啊”

    “你这话就说对了,现在盯上宗人府的可不仅仅是易少师,还有大明公主。如果你觉得连家被易少师牵连不舒服,那不如就将这事当成是连家在帮大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