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章、只有口谕,没有旨意(2/6)  佞

明公主忙吧毕竟身在北越国,连家也得听从朝廷号令。”

    “小侄明白了。”

    连耘为什么找易嬴帮忙还要担心被易嬴牵连,在普通人来说,那是知恩不报,但在有气节的普通人来说,那就是不甘同流合污。

    毕竟易嬴是个怎样的官员?

    虽然有本事,但不仅好女色,而且还肆意买官卖官、恐吓官员,别说在北越国,在历朝历代都不会是那种受气节人士追捧的官员。

    如果因为恩情就什么都能接受,那连鍪和连家也不会被那么多官员尊为榜样了。

    因为,所谓气节就是富贵不能阴,威武不能屈,连家能一直远离官场,这本身就是拥有足够气节做标榜。

    但连耘可以不接受易嬴利用,可如果利用连家的乃是大明公主,那连家就是为国效力,为国尽忠了。毕竟有气节不仅意味着要与那些贪官污吏划清界限,同样意味着要为国家兴亡赴汤蹈火。

    而在宋天德说服连耘时,图稚却也在易嬴马车内兴奋道:“易少师,易少师,你说我们今天是不是又能砍人脑袋啊”

    “本官是不想遇到砍脑袋那种麻烦事,但如果真遇上了,稚儿你可不能再抱着玩耍心情,毕竟有些地方不是想怎么杀就怎么杀的。”

    图稚为什么会在易嬴马车内?

    易嬴虽然并不想带图稚去宗人府,但仿佛闻到了味道一样,知道易嬴想去救人,知道易嬴想去救死囚,图稚就兴致勃勃硬跟了上来。因为别说想要救人就预示着一定要与某人起冲突,想要救死囚,那更与劫狱没什么两样,只是说是否动用武力而已。

    所以期盼着有没有动用武力的机会,图稚自然得紧紧跟上易嬴。

    因此听到易嬴要求,图稚也满不在乎道:“喔稚儿记住了,那里是宗人府嘛当然不能想杀就杀,不然岂不就是自相残杀了。”

    而荣妃虽然由于一开始没跟去书房,因此不知道这事,也没能跟易嬴、图稚一起前往京城,可即便有丹地随在易嬴身边,瑛姑也不会跟易嬴去宗人府,芡却将贾堇给一起带上了马车。

    至于苏三,却因为要带图凤进宫而不在少师府中。

    所以听到图稚说什么不要自相残杀,芡就当即乐道:“呵呵,稚儿你不能自杀残杀,但我们堇儿却没这个问题呢堇儿你说是不是……”

    “……这个,师父也要堇儿去砍脑袋吗?”

    听出芡的暗示,不是说为难,贾堇的脸色就别扭了一下。

    毕竟贾堇也是刚在瑛姑帮助下恢复了一点精


第(2/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