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别让本官看到一个活人(1/6)  佞

    作为只是掌管皇室宗亲刑罚的宗人府,并不需要太多官职。

    司徒、司马、司空、司士、司寇,层层以下都是绝对服从的关系,只是说司徒三人,司马五人、司空七人、司士九人、司寇十一人,底下就全都是一般执行太监。

    为什么说是执行太监?

    因为以皇室宗亲的高贵身份,不仅只有服侍过皇上的太监才有资格代皇上惩处他们,皇室宗亲犯罪可不分男女,自然只有太监才适合去惩处女犯人。

    或许在一般人眼中,由太监来行使皇室宗亲的处罚是件幸运的事,毕竟这要比那些真正男人来处刑要好,何况还兼顾到女性要求。

    但只有在宗人府工作,或者说是被宗人府收押的人才有可能知道这些太监是怎样的恶劣。

    毕竟作为太监,他们不仅在身体上有缺陷,由于身体上的缺陷,也会带来性格、心理上种种的缺陷。

    因此落入太监手中,实际上比落入一般男女的手中更惨。

    不过正因为如此,才会让那些皇室宗亲畏惧宗人府,畏惧落入宗人府手中。

    所以当宗人府大门在片刻后慢慢开启时,即便是胆大包天的图稚,还是禁不住往易嬴身后一藏。因为在秦州府时,除了在刑场砍头外,图稚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欺负太监。

    因此即便此太监非彼太监,图稚还是对大名鼎鼎的宗人府有着足够的心理阴影。

    可图稚会畏惧,易嬴却不会畏惧,在台阶上的图青杰往旁边轻轻一让时,易嬴甚至率先走入了宗人府。

    只是跟在易嬴身后走入宗人府,宋天德脸上还是瞬间闪现过了一抹惊悸。

    因为,不仅是最初带连耘到少师府求救时,宋天德并没想过自己居然也会跟着易嬴进入宗人府这种只属于皇室宗亲的禁地。即便是在宗人府大门打开前,宋天德也曾犹豫过要不要随易嬴进入宗人府。

    但宋天德最后为什么还是同易嬴一起进入宗人府了?

    原因就是,宋天德已经隐隐感到自己在大明公主面前的信任并不如易嬴。如果这是寻常状况,宋天德并不担心,毕竟只要不是同一个人,信任的程度多少都会有些大小上的区别。

    可这种信任程度的差异如果只是来自于私人关系,那还不算什么,但如果是来自办事的能力、办事的决心,宋天德就觉得不可原谅了。

    何况易嬴今日都敢当着宋天德的面前矫诏了,宋天德假如再没有一点表示,那不是大明公主信不信任宋天德的问题,宋天德自己都会缺乏自信了。

    因为易嬴为什么敢矫诏?

    为什么敢假大明公主的懿旨硬闯宗人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