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先屠了你们宗人府再去接旨(1/6)  佞

    对易嬴来说,连鍪只是个外人,而且还是个从未见过面的外人,所以他不仅不关心连鍪的死活,对连鍪的到来也没有任何期待。

    反而宗人府一开始让些执行太监来纠缠半天,后面又让区区一名司空来接待易嬴的事情更让易嬴感到不爽。

    不过不爽归不爽,易嬴却知道自己还是得先了解一下案件真相再说。

    不然仅是主次不分这点,易嬴就没资格做官员了。

    然后不知是不是早有准备的关系,很快一名老者就被执行太监带到了二进大厅中。

    老者身上套了一件白衫,头发整齐,面貌精神,身上不仅没有枷具,也没有枷具的痕迹,别说看起来不像个死囚,仅以衣着来看,也不像受过什么刑罚的样子。虽然刚来到二进大厅时的眼中还有一丝疑惑,但在见到连耘和宋天德时还是立即惊喜起来。

    “连兄。”

    “父亲。”

    随着宋天德和连耘一同站起,面对一身清爽的连鍪,两人也不可能做出什么激动得难以自制的表情。

    在连耘奔过去扶住连鍪时,连鍪却还朝宋天德点点头道:“宋贤弟,你怎么来了?是不是耘儿跑去麻烦你了?老夫早说过不要如此了,偏偏他还是不听话。”

    “连兄客气了,但连兄可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与易嬴相比,宋天德更关心连鍪究竟是不是因为得罪皇上而被关到宗人府的,一等连鍪被连耘扶着坐下,宋天德就立即追问起来。

    “这个,……宋贤弟的好意,愚兄心领了。”

    虽然连鍪一副并不意外宋天德询问的样子,但迟疑一下,连鍪还是一脸抱歉道:“但不是愚兄定要隐瞒,贤弟还是不要过问此事了,既然皇上定要杀了愚兄,那便请皇上动手便是,愚兄会看着皇上怎么杀死愚兄的。”

    会看着皇上怎么杀死愚兄的?

    随着连鍪最后竟露出一副大义凛然模样,宋天德顿时一脸尴尬,因为这就好像他变成了坏人,阻止连鍪宣示自己的清高气节一样。

    但连耘仿佛早知道连鍪会这样说一样,赶忙转开话题道:“爹爹,孩儿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易少师,今日孩儿和宋大人正是因为易少师才得以前来宗人府探望爹爹。”

    “易少师?”

    听到连耘话语,连鍪却立即皱了皱眉头。

    仿佛第一次注意到易嬴,又仿佛斟酌了许久话语一样,连鍪才一脸语重心长地慢慢转向易说嬴道:“……易少师,听说那传世之作《三字经》、《百家姓》都是易少师所作吧既然如此,易少师为什么就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