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一章、割了这老家伙的舌头(1/6)  佞

    身为宗人府司空,图硝深知,如果易嬴前来宗人府的目的只为救连鍪还不算什么,可易嬴的目的如果乃是为了攫取宗人府权力而来,图硝就有些不知该怎么办了。

    因为,宗人府即便也不是铁板一块,但却有着严格的晋升制度。

    那就是任何人想进宗人府工作,都必须先从最低一级的司寇开始做起,然后才能依照司徒、司马、司空、司士、司寇的顺次来进行晋升。

    所以不仅是易嬴的要求太过分,包括图青杰被大明公主任命为宗人府司马的事,同样在宗人府引起了轩然大*。

    因为,宗人府虽然的确由于一名前任司马暴病而亡多出了一个空缺,但谁也没想到大明公主竟会在宗人府空降一个司马下来。这不仅有违宗人府的惯例,更让宗人府的官员们难以接受。

    例如图硝原本就是竞争宗人府司马一位的最有利人选。

    而与连鍪的案情无关,这才是图硝会被派来应付易嬴的主要原因,也是想让图硝亲身接触一下图青杰。

    但不说图青杰还没有太多表现,一旦图硝当选宗人府司马,那图硝空缺出来的司空一职自然也就成了那些司士们的竞争目标,再下来顺次晋升,最下层的司寇也可竞争一个司士位置。

    所以,大明公主空降图青杰来宗人府担任司马,对那些司空、司士、司寇们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而且事情不仅如此,一旦宗人府答应图青杰进驻宗人府,不仅那些同级司马再不敢与图青杰在将来竞争什么时候空缺出来的司徒位置。最后给图青杰升上司徒高位,另两位司徒也会变成彻头彻尾的傀儡。

    因此,当图青杰还在少师府中将养身体时,宗人府就一直在设法让大明公主和北越国皇上图韫取消让图青杰空降宗人府的谕命。

    只是他们还没找皇上和大明公主谈下这事,易嬴居然就已经杀向宗人府,还要代图青杰招揽图硝。

    所以,不是说想不想接受易嬴招揽的问题,即便易嬴现在好像是在为图硝着想,图硝也不敢轻易答应易嬴。

    因为在还没证实宗人府必将失败前,图硝万一先答应易嬴,也就等同于自绝生路一样。

    因此易嬴即便信心十足,图硝却依旧做出一副满脸为难的样子道:“易少师恩典,下官不是不想为易少师通报,而是无权通报。”

    “是吗?”

    图硝虽然并没说出拒绝话语,但易嬴也知道这是另一种拒绝表示,于是冷冷望了一眼图硝说道:“那还请图司空让一下道,因为本官现在就要带连夫子离开,如果任何人胆敢拦阻本官道路,格杀勿论。”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