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三章、宗人府不可信(1/6)  佞

    宗人府权力有多大?

    不考虑普通官员,在那些皇室宗亲当中,除了北越国皇上图韫,所有人都知道宗人府的权力最大,甚至于还在大明公主之上,不然易嬴也不会急着帮大明公主谋夺宗人府权力。

    因为,宗人府虽然不涉足具体朝廷事务,但作为一个专职刑罚皇室宗亲的机构,宗人府永远只听皇上一人的命令。

    所以若不是时值皇位争夺期间,易嬴也未必敢朝宗人府下手。

    因为宗人府的刑罚对象可不仅仅是皇室宗亲,还包括那些与皇室宗亲有纠葛又不适合jiā由刑部处置的普通人或官员,例如连鍪就是这样的状况。

    因此在进宫面见皇上时,虽然知道北越国皇上图韫同样希望能将皇位传给太子图炀,易嬴可也不会太大意。

    然后当易嬴、宋天德带着图硝来到南书房时,却见不仅大明公主和太子图炀都在南书房中,南书房的地上还跪着三名宗人府官员。

    “微臣参见陛下,参见大明公主殿下,参见太子殿下。”

    而随着易嬴三人跪下见礼,北越国皇上图韫就沉着脸说道:“易少师,听说你今日为了连夫子一事跑去宗人府大闹了一通是不是?”

    “陛下容禀,本官先前虽然确实去了宗人府一趟,可也没有随便闹。当然,这事情由本官做说明或许很难让人信服,那不如还是由宋大人来说明详情,本官再为皇上解释吧”

    “是吗?那宋大人你说。”

    “微臣遵旨。”

    狠狠瞪了易嬴一眼,北越国皇上图韫才将话题抛给了宋天德。

    因为身为北越国皇上,图韫又怎可能对宗人府一无所知。

    或许在宗人府内,那些司马、司空、司士、司寇和执行太监都必须听从三位宗人府司徒的命令,但包括三位宗人府司徒在内,却是全都得听北越国皇上一人的。

    因此不管易嬴去宗人府胡闹什么,那都等于是在抢夺北越国皇上图韫的权力一样。

    而宋天德虽然也不知道易嬴为什么要让自己来说明事情经过,但却并不会认为这有多妨碍,只是不偏不倚将事情经过由几人前往宗人府开始说起,因为他知道易嬴需要的就是这个。

    随着宋天德话音落下,北越国皇上图韫却是先望了望面无表情的大明公主,然后才喝声说道:“易少师,这就是你在宗人府做的事情?你凭什么这样做?”

    “陛下容禀,相信不用本官解释,皇上也应该清楚,在本官抵达宗人府,甚至通报宗人府自己乃是为大明公主前去宗人府查案时,三位司徒大人当时还在宗人府当中吧可在他们着命本官在宗人府外等待时,自己却跑进宫中妄图躲避问题,只将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