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八章、最多继续穿着丧服意思一下就行了(1/6)  佞

    第七百五十八章、最多继续穿着丧服意思一下就行了

    在成为易嬴的妾室前,含y只是白岱真的陪房丫鬟。

    而要想做好一个陪房丫鬟,做到一个让人不离不弃的陪房丫鬟,最重要的特质是什么?乃是心中不要藏太多秘密。

    至少当这些秘密与自己无关时,绝对不能隐藏太久。

    不然别说让其他人抢先说出秘密,自己就绝对得不到任何好处,这也无法表现出陪房丫鬟对主人的忠心耿耿。

    而不说含y由陪房丫鬟转为妾室没多久,还没习惯一名妾室应有的趾高气扬态度,仅是含y找闵江氏询问来意本就是出自易嬴吩咐这点,含y都不会有任何隐瞒。

    只是等到含y避开众人将消息单独告诉易嬴时,别说易嬴相不相信,含y自己都依旧有些不相信。

    “……老爷,你说这究竟是不是真的,洵王爷和官宦世家真有那么蛋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那是含y你以前只是岱真的陪房丫鬟,用不着去想这么多事情,但真到了那些利益优先的大家族中,他们什么事情干不出来。而且以现在大明公主的力量及官宦世家的立场,恐怕他们也不会安心吧”

    “是这样吗?那老爷打算怎么处置闵江氏。”

    与易嬴一起从前厅出来,含y其实一直在陪着易嬴往后院走。

    因为闵江氏即便只是少师府的客人,但由于双方关系不同,甚至易嬴当初还是由闵江氏的队伍护送进京,可说是曾受闵江氏大恩,易嬴也直接将闵江氏安排在了后院居住。

    听到含y问话,易嬴就笑道:“这怎么能说处置,含y你又不是不知道皇上的身体状况。”

    “这个,皇上的身体状况与这又有什么关系?”

    自从嫁入少师府后,含y觉得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少师府中居然没有什么真正的秘密。

    好像北越国皇上图韫命不久矣的事,在其他地方或许只有一品官员或等同一品官员才有可能知道,但在少师府却是妾室们的普通谈资。

    可这种感觉非但不会让含y觉得不安,更会让含y有种认同感。

    易嬴笑道:“这怎么没关系,不管官宦世家现在做什么,目的都还是北越国皇位的归属吧所以不管愿不愿意,不仅是闵江氏,包括少师府都不能在这事上有任何逃避。”

    “只是说立场不一,各人的行动就不一罢了。”

    “……但是老爷还是没说要怎么安置闵江氏啊”

    不是处置,只是安置。

    虽然含y变换了一下说话方式,但她仍没觉得事情有什么不同。

    而心中不是没有想法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