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烫手之物(1/6)  相思骨

    真是禅心大师!

    禅心大师是秦广王?秦瑜明的义父?一个老和尚也有义子?

    我心里满是疑惑,让宫越和李若冰在阎罗殿在门口等候,随后独自跟随门口的侍女上了楼。

    三楼之上。

    禅心大师和一名中年男子坐在蒲团之上,面前放着木桌,木桌之上还有茶水,而另一侧则是一面黑色布帘遮挡。透过缝隙可以看见一楼拍卖会的所有场景。

    “大师!”我踏上楼梯,看向中年男子,只见中年男子脸型方正,面容威武,一身黑色锦袍却是有几分像当日轮转王所穿的衣服。

    禅心大师见我看向中年男子,轻颂佛号道:“阿弥陀佛,李施主,不必拘束。这一位乃是贫僧故友,现任秦广王秦漠山施主。刚才贫僧也只是借故友的身份,为李施主开个方便而已。”

    眼前的中年男子是秦广王,便是秦瑜明的义父?我看着秦广王眉宇间的威武,确实要比禅心大师更像秦瑜明的义父。

    “见过秦前辈!”我和秦瑜明平辈论交,再加上秦瑜明帮我不少,心里也顿时对秦广王多了几分尊崇。

    秦广王声音洪亮笑道道:“天巫圣女不必多礼,如若真论辈分,算上你前几世的身份。我秦漠山见到你应该称呼一声前辈才是。”

    轮前几世?

    我也不再过多纠结了,这种事毕竟说不清楚。

    “大师!”我落身于蒲团之上,看向了一旁禅心大师,恭敬开口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