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九一章 半岛铁盒的钢琴(1/6)  金色绿茵

    卓杨决定改变前几天的放松状态,继续进行他对身体和心灵的加工。其实就是接着训练和弹琴,内外兼修。

    洗漱完毕,卓杨穿好一套加绒的运动外套,蹬上跑步鞋,蓝色手套和黑色毛线帽,出门开始了新年的第一次晨跑。

    城市人行道上的积雪被清理得很干净,2003年的第一个清晨,城市很安详,街道显得格外空旷。卓杨用了一个多小时围绕着音乐大学校园外面跑了三圈,哈出的白气甚至已经在他的眉毛和睫毛上凝结成了霜冰。

    回到宿舍,简单的淋浴之后,估摸着李晓青也该起床了,卓杨把电话拨了过去。

    “晓青,起来了吗?”

    “我又饿了,没地儿吃饭。赶紧收拾收拾,请你吃饭,你给挑个地方吧。”和李晓青在一块,卓杨的饭量都见涨。

    “这大过节的,哪有馆子开门啊?您以为这里是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吗?且等着吧。”李晓青说。“得嘞,还是来我这吧,咱们就在酒店对付一下得了。”

    李晓青突然灵机一动:“我说卓杨,你们学校这一放假,四五不着六的,敢情快赶上兰若寺了,小心小倩姥姥回头看上你。干脆啊,你搬姐姐这儿来住得了,还有一小卧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