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〇七章 我来弹琴你来听(1/6)  金色绿茵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卓杨和默特萨克来到他的‘卓杨练习室’,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两提啤酒。夜静了,这里自然更静,几缕散碎的星光透过窗户,洒在了窗台上,窗台宛若镀上了一层薄银。

    卓杨把手中喝了一半的酒瓶放在顶盖上,掀起钢琴的摇盖。默特萨克坐在角落里的单人沙发里,喝着啤酒看着他。

    卓杨没有去弹他熟悉的那些大师们的练习曲,他今天想玩点别的,弹一些耳熟能详的曲子。第一首他便选择了ham!的《last-christmas》——去年圣诞。这是一首在欧美和中国乃至全世界都传唱了很久的歌曲,威猛乐队的代表作之一,被二百多位艺人翻唱过,它讲述了一个物是人非独自度过圣诞的忧伤故事。

    音乐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它能引起人类的情感共鸣,即便很多人意识不到这种共鸣,只是觉得‘好听’。然而,这种‘好听’便是情感共鸣最表层的一种体现。和严肃音乐相比,通俗音乐因为不拘泥于结构,较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