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七四章 记者程浩的决断(1/6)  金色绿茵

    我操,是我耳朵坏了,还是这个货吃了什么脏东西?

    听闻朱光沪让他给足协承认错误,卓杨当时就被震住了,比云达不莱梅一口气打进马迪堡四个球那会儿还震。他根本不可能想到有人竟然还存有这种想法,都不长脑子不念书吗?卓杨一直认为,即便国内来人劝他,也会说让他大度一点原谅足协,为大局着想,不要斤斤计较云云。这已经是他想象之中最为‘极端’的建议了,卓杨绝然想不到会有人对他如此口出‘狂’言。

    “老朱,不是我听错了吧?要么就是大半夜你逗我玩呢。好好的,有事儿说事儿,咱俩也不是很熟。”强压住不解和不耐烦,卓杨的语气难免有些冷淡。

    错那麻痹,唔册那牢各个事体忘记特啦(上海话:我操,把这一茬给忘了)。听卓杨说‘大半夜’朱光沪才想起有时差这个东西。

    “卓杨,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非常有诚意也非常关心你,才会给你一个知错改错的机会。国家队需要你,你更需要这个温暖的大家庭。年轻人一时糊涂犯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