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0(1/6)  猛龙过江

    第十六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走出了昏暗的暗黑殿堂,享受一下外面温暖的阳光,心情也舒爽起来,天气真不错,横穿这么大得森林是不可能的了,不过,嘿嘿,看到我贼贼的眼光,小菜马上意识到了什么。

    “老大,我已经不行了,这么多人我可背不来,你就饶了我吧。”说完一副我快挂了的表情。

    这家伙就是懒,我不用杀手锏它就是不听话,我自语道,“本来回去后,准备给你和小紫在天下第一楼开个大包间,让你好好施展一下自己的“情歌王子”的天赋的,和小紫单独的谈心,还有美酒哦,既然你不想,那我就不给自己添麻烦了。”说完甩了一眼小菜,意思就是你看着办吧。

    “老大,做人要厚道,小弟现在精力十足别说这么几个人,就是在多上几倍,小弟也能搞定。”

    剩下的事情就是小菜把我们一个个的驮到绿野森林的大路上,可怜的小菜累得是气喘吁吁,偏偏还要故作轻松,精神上同情它。

    我们一大批人涌进绿野森林,这里是在第三层的边缘,战不停和十二生肖还是第一次来炎黄城,他们女娲城的打宠物蛋的地方是宠物乐园,跟我这里可不同,有空我的去瞧瞧。

    一路上的怪物被我们清光,直到后来药快没了才作罢,当然保命的丹药是要留足的。一行人一会晃悠到乱石山,听到这里的强盗可以加声望,弄的十二生肖几个人大喊不公平,在女娲城里是没有强盗的,不过那里小任务比较多,而且每个人可以重复2--3次的,一般来说大家都能碰上几个,声望总是有的,不过还是没我们这里好,简直就是声望放在那里等人来拿嘛!这帮家伙嚷嚷要在这里定居一段时间,打够声望再走,我自是赞成,自从建立魔宫以来还没组织什么大规模的行会行动了,正好有这么多助力在,此时不打更在何时。

    “战兄,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如果天榜高手也和我们一起行动的话,对我们魔宫的名声是有很大好处的,当然也有可能引起战不停对头的注意,不过这些我都不是很在意。

    “当然,只要是有仗打,我当然去,不过行动那天,我就不和大家在一起了,你们也知道我的怪毛病。”说完有些歉然的看着我。对此我当然没什么意见,有因必有果,以后有的是时间了解,我就不信有人是天生的孤僻狂,何况是他这种爽快的人。

    到了第一楼,把今天的收获交给小毛处理,再帮我们找最好的房间,当然没忘把小菜和小紫弄到一个单独的包房,不过回来的时候小菜也很风光,独角兽和银飞马的优良品种自然引的观众啧啧称奇。

    “兄弟,我真的服了,以后想看奇迹,不用到别处,你只要跟着魔王噬魂,你想象不到的事情都会出现。”路人甲一脸虔诚。

    “刚才和他进去的那帮人好像都不一般呀,而且不像是我们炎黄的人,特别是里面的一个战士,看样子等级有70左右了。”路人乙补充到。

    “那是天榜第九的高手孤独战神战不停,另外十二个人就是女娲城有名的十二兄弟组合——十二生肖,清一色的61级战士,特技——随机魔法阵。”嘿嘿,想了解更多吗?赶快买份炎黄日报吧,刷的从背后拿出一叠报纸,晓百生心里叹道这些天报纸销量有所下降呀,距离我老婆本还有段差距。

    两个傻乎乎的人稀里糊涂的买了一大堆报纸,等人不见了,才想起来,两个人用的着一叠吗?卖给别人吧!

    ……

    “来大家干一杯,,为我们能在千千万万的人群中相遇相识!”作为主人,我先干为敬。

    “好,大家喝!”

    大家边喝边聊,谈谈自己城里的一些趣事和自己的一些练级心得。

    “我说噬魂兄,你是怎么练的,现在到底多少级了,说实在的现在整个中原都在议论你呢,要不是知道这个游戏是全智能自主运行,真怀疑你是不是gm。”马兄对我很是好奇。

    我知道朋友贵在交心,既然要交他们这个朋友就没打算瞒着他们:“哦,我想大家都有这个疑问,让我一个一个说,你们认为我现在多少级?”

    “我看71级以上!”猪兄说的很肯定。

    “72“。“74“。大家七嘴八舌的说出自己的猜测。

    “不!肯定81级以上!!!”说话的是一直很沉默的战不停。

    大家顿时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看着我,兔子说:“难道你真是传说中的神秘人?”大家都战不停不喜欢开玩笑,轻易不说话,一旦说出来就有他的根据。

    “哦,战兄,你怎么这么认为?”我也有些好奇,因为哪怕是顶级的探测术也不能探测到比自己高5级以上的玩家。

    “呵呵,不巧,我最不是天赋玩家,但是作为我闯进昆仑的奖励,我学到了加强版的探测术,范围扩大到十级。”下面不说大家也明白了。

    “呵呵,我正好81级,要不是前几天挂了一次,应该是82级”.

    “什么?挂了,怎么可能谁能杀的了你?”牛一脸不相信。

    我就把几件比较精彩的事简要的说给他们听,当然牵扯到情儿,我就含糊过去了。

    一番话听的几个家伙张大了嘴,好久才说回过神,这都行,想不作天下第一都不行呀。

    大家闲聊几句,男人嘛在一起总是要狂喝的,特别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呀,战不停第一个醉了,不过明显的他是有心事,酒不醉人人自醉,我让服务员把他送到最好的房间去休息。

    “各位,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不过大家都是朋友,闷在心里我难受,战兄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什么困难,不妨说出来,说不定我有什么地方能帮的上忙!”

    十二生肖兄弟互相看看,叹气摇头,最后还是老大鼠发话了:“噬魂兄不是外人,我就实话实说了,其实这事在我们女娲城也不是什么非常秘密的事。”

    “鼠哥,还是我来说吧。”狗一口气干了一大杯金果酒。

    “这事还的从第二世界刚开始的时候说起,那时战不停在我们新手里面就很有名了,个性豪爽,对向他要求组队的人从不拒绝,而且经常给新手帮助,后来认识了美女新手,两个人一起练级,打怪,冒险,真是让人羡慕的一对,那个女人就是现在的绝色榜第五的水仙子——情水无痕,两人本来是好好的,可惜后来有第三者插足。”说着狗又喝了一大杯,叹了口气继续道:“实际上两情相悦咱也没什么可说的,哦,那个第三者正是现在的天榜第四的高手,女娲城第一高手——清清苹果香,这家伙偶见无痕,惊为天人,故意找机会加入到他们两个之间,先和战兄结成生死兄弟,谁会想到他的真正目标是自己的大嫂,哎,这家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钱多的花都花不玩,又会收拢人心,说实话他练级也是有一手,再加上钱多,重金买了许多顶级装备,实力暴涨。说叉了,女人啊,要是她真的爱战兄,也不会红杏出墙,战兄可能是听到一些风言风语,有一次就故意说要出去完成个简单任务,让他们在家里等他,他前头刚走,两个狗男女就……,哎,说实话,是男人看到这种情况不气炸了才怪。更气人的是,清清苹果香这小子太不是东西了,这种情况下也不认错,还理直气壮的要带那个女人走,两个人当场就大打出手,本来战兄是占上风的,结果那个混女人竟然背叛他,和奸夫一起攻击他,本来就相差不多,这样一来当然挡不住了,而且终究是喜欢的女人,下手总是有些犹豫,最后他们虽然没杀战兄,不过这件事给了战兄沉重打击。”狗说完这件事,大大的叹了口气,大家都失去了说话的心情。

    “说句心里话,战兄应该振作,这种女人早走早好,省的将来受到的伤害更大。”

    整件事情,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典型的三角变情恋爱,不能只听一面之词,所谓当居者迷,当然战兄受到伤害是肯定的,这件事要去调查一下,要是真是像他们所说的那样,这个仇是一定要报的。

    “最近清清苹果香这家伙的势力又大涨,而且还一口气冲上了本届的天榜第四,战兄想报仇就更难了,而且不说单挑,整体实力上就差的更远了,那家伙的商盟规模庞大,是中原七大行会之一,也不会和战兄单挑的,看着报仇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你说战兄的心情能好么。”

    “大家拿我当兄弟,这件事我不会放手不管的,不过这种事外人很难插手,我会尽量给他们营造一个单挑的机会,不论成败都是个好的结束,要是想以多为胜就别怪我噬魂不客气。”   不经意的霸气确实震了他们一下,从认识开始,我一直都是很随和的,有时会让人忘记面前的人就是天下第一高手魔王噬魂,在世界里,还没有我怕的人和我惹不起的势力。

    “噬魂兄说的没错,这件事有噬魂兄插手就好办多了。”猴子很兴奋的说道。

    “好了,不开心的事以后再说,来大家开开心心的干了这一杯。”场面又热闹起来。

    第十七章 永远的开学风云

    昨天晚上送走了战不停和十二生肖他们,我答应他们忙完开学的事情去女娲城看他们,看着战不停落寞的神情心中颇有感触。

    等他们走后,雪儿和宝贝也早早下线准备开学事宜,我一个人静静的呆在屋里,回想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真有些做梦的感觉,如果雪儿和宝贝不是从小就是闺中密友,如果不是两人都没有嫉妒心,如果不是我的兄弟们肝胆相照,如果……好在这些假设都不成立,不过前面并不是平坦的大道,明天正是开学,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爱情是需要守候的,尽管你已经得到,但是在你不经意间它就可能悄悄溜走,战不停的遭遇就是先例,我同情他,但是爱情这东西是最难测的,而且我认为也没什么对与错,天长地久海枯石烂都是骗小孩子的,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走前还是跟情儿还有小菜小紫说一声,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玩的正高兴呢,小菜正围着小紫大唱它的“怪腔怪调”:

    if you是一只,小小小小鸟

    砰,的一声,

    你就只能落在我的怀里

    红烧吧。

    if you是水中的一只鱼,

    那么我是一台电鱼机。

    吱,的一声,

    你就浮在我的砧板上

    清蒸吧。

    if you你是一支玫瑰,

    那么我是一把枝剪,

    咔嚓,你就插在我家的花瓶里。

    if you你是一只蝴蝶,

    那么我就是一把抄网。

    刷,的一声,

    你就.....

    太小,吃不了,养着吧....

    “如果是一只龙,你打算怎么办啊?”

    “那我就跑,哦呀了——(寿星公上吊——找死)”,

    啊!唱完了才意识到不对,旁边的小紫和情儿已经笑的人仰马翻,小菜愤怒的看着我,我想如果不是有契约保护,十有八九它是会攻击我的,真是个危险的家伙。

    “喂,钟哥起床了?”

    “谁呀,一大早就这么吵?”啊,是宝贝,不好,快要迟到了,飞快的穿衣洗刷,嘿嘿,不到5分钟,早饭就不吃了。

    “宝贝你们在哪等我呀?”我看着天讯上的宝贝问道。

    “笨呀,等你赶到不迟到才怪呢,我们就在你楼下,雪儿姐姐载我们过去。”

    “哦,yes”稍微整理一下,冲下楼去。果然宝贝和雪儿已经站在她的宝马那里了,美女加豪华轿车永远是人们的焦点,周围的一群色鬼都停下旁观,有几个所谓的晨跑男,围着雪儿他们乱跑,不停的展示他们的肌肉,典型的“骚扰”呀。

    “钟哥,快点,时间来不及了。”雪儿一把把我推上车,省的我罗嗦。宝贝把一个保鲜餐盒递给我,“喏,这是我和雪姐给你作的,就知道你没时间吃早饭。”

    感动中……

    雪儿和宝贝并不准备掩饰我们的关系,相反还故意告诉别人,我是她们的男朋友,问起这个问题,雪儿和宝贝倒是很干脆,还分条讲述:第一,你就是我们的男朋友,除非你自己否认;第二,你想你的“女人”整天被一大群男人骚扰?第三,在面对竞争中锻炼自己,我们相信自己的眼光。几句话是软硬兼施弄的我半个“不”字也说不出——心甘情愿的投降!

    哇,今天真是热闹呀,新生老生,满满的全是人,第一天的主要任务就是熟悉环境,跟老生交流一下感情,老生来的目的不外乎两个,一是凑热闹看看新生的“资源”如何。二是社团大战,新生就是未来,就是社团的经济命脉。大家拼命似的拉人,学姐们多多少少是要牺牲点色相了,学哥们则是打扮的“油光水滑”,准备给纯情的美眉致命一击。

    我们的到来当然引起了一片轰动,而且雪儿和宝贝的美名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加上两个人的家世更是“各种哥”的目标,看到她们带着一个男人来,而且是在这种时间,又不避讳的亲热,纷纷把焦点都对准了我,雪儿和宝贝一看“奸计”得逞,都在底下偷笑。

    我们逃似的去报道,正事要紧嘛,慢慢也习惯了路上杀人的眼光,看样子我的适应力也很强嘛。

    “老公,和我们在一起就要渐渐习惯这些事的,”雪儿的笑容中透着浓浓的关心,这就是真情下的关怀。

    “就是,哥,你就当他们是木偶就行了,这么多年我和雪姐都习惯了。”宝贝永远是那么乐观,仔细想想,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什么烦恼都被冲散了,两人都是我的天使,以前的我浑浑噩噩没什么目标,对赚大钱和作什么大事业都没什么兴趣,但是现在有了,就是保护好身边的女人,让她们永远幸福快乐,人生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呢。

    “小雪,雪儿,你们来了,怎么不让我去接你们呀?”是刑军,穿的跟个模特似的,典型一个超级色男。

    “原来是刑学长呀,我们跟钟哥一起来的。”雪儿的话立刻表明立场,“还有学长,在学校还是称呼我学妹比较妥当,我可不想被你的fans殴了。”还是雪儿厉害连消带打,一下就跟他划清界限。

    宝贝就更绝,直接抱住我的胳膊:“雪姐说的有道理呀,我们也不想我们钟哥吃醋呀。”说完还给我一个媚眼,刑军的脸色立变,不过一会儿就恢复正常,但是眼中的那丝狠劲还是暴露心中的想法。哎,把麻烦全扔给我,

    “你好,王钟,我们见过。”说着伸出手,友好第一嘛。

    “刑军,彼此彼此,本人很是羡慕王兄的艳福呀。”给我来了个“友好的握手”,手上的力道逐渐增加,不过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范围了,是一个武者,不过,嘿嘿,水平一般呀。

    刑军看没法为难我,就松了手,打了个哈哈,掩饰过去,很有深意的说:“王兄也是同道中人呀。”老子和你可不是同道。

    在他的帮助下,入学手续一会就办好了,这衰男还是有点用处的嘛。可惜出了点意外,本来雪儿和宝贝想和我一起读b级的,可惜不成这里是硬性分配的,弄的两个人闷闷不乐。她们一个是a级一班,一个是a级5班,我在b级6班,弄完了,我们开始找宿舍。

    “你看怎么样?”刑军没头没脑的对着空气说。

    “有问题!”金则刚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经过我的调查,这家伙没什么背景,那天可能是雪儿和小雪搞的鬼。”

    “不过这家伙确实是个武者,而且我探不出他的底,不管怎么样,不能留他,不然我们两个什么也捞不到。”说完眼中的精芒一闪而过。

    “没错,哼,跟我们作对,一定要让他后悔生下来是做人!”

    此时的主人公正在作苦力呢,阿嚏,谁在想我,哎,人长的帅就是没办法!

    “雪儿,就是住宿舍也不用带这么多东西呀,用一年都用不完”,看到堆积如山的衣服和成堆的保养品,真是晕了,好在宿舍的空间够大。学校为了加强同学间的感情联络,所以没有特殊情况是禁止单人宿舍的,但是为了在空间上给予极大的满足。

    “你们男人懂什么,哼,才干这么点就想叫累,省省,留着力气搬我的吧。”

    扑通,一只只乌鸦飞过。哈里路亚。

    好不容易伺候好两位“少奶奶”,两个人终于良心发现,放我半天假。

    没了美女的相伴,我又变成了普通人,没人注意我,偶尔有几个甜美的目光也是一扫而过。

    “前面的兄弟等等。”好像有人叫我呀。

    “真是你,王钟,我是李记者。”说话的是一个流利流气的家伙,虽然他自认为狠正经。

    “李子真是你呀,你也考进这所学校了。”李记者,姓李,名记者,我那三流大学时候的死党,不是真正的记者,他老爹是个超级追星族,就给儿子起了个记者的名字,害得他没少被取笑。不过这家伙到也继承了他老爹得爱好就喜欢打听事,搜集情报,真应该把他推荐给国安局肯定是一个好间谍。

    此时几个站着经典校服的美女从我们旁边走过,我们俩对视一眼,

    “屁股,乳房,大腿,哦yes。”我们几乎同时大声呐喊,双手互相击拍,屁股互撞,真是配合无间呀,引的周围的美女们一个个大喊神经病。

    “哈哈,几年没见,你还是老样子呀。”我拍着他的肩膀说。

    “你还不是一样,色狼转世。”

    “我现在可不是色狼了,现在有人管了,等有机会介绍给你认识。”

    “什么?你竟然已经有了,哦,my god,天理难容呀,像我这样的世纪帅男还是单身的,你竟然都有了,不行,我也得赶快找一个。”说着狠狠得给我来了几下。

    “你不会是又被恐龙缠住了吧?在大学的时候你的恐龙缘就很变态呀。”李子有些担心的看着我。

    你这家伙就知道揭我伤疤,说起来也真悲惨,真个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