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月余匆匆(二合一)(1/6)  全球诸天时代

    “道长言之甚是。”江苍回礼。

    “那便同行去往。”左慈笑望了一眼江苍的左边口袋,“未曾想江侠士准备齐全,那到时贫道还需借‘药引’一用,万保仙丹周全。”

    话落,他又笑着一引海边小船,示意江苍是渔船主人,先行,药引的事情不急,省得像是他贪图什么一样。

    “道长客气。”江苍没作其它姿态,直接前走,上船,才一礼,“江苍、江辰钟。”

    “贫道左元放。”左慈上了小船,又道:“看辰钟一身武气,煞气,是游历侠士,还是?”

    “开阳城防。”江苍没隐瞒什么,“领开阳军事。”

    “原来是将军!”左慈大笑,再一作辑,“贫道失礼了。”

    “江苍只是一俗人..”江苍看到左慈客气,没法又是一礼,才拿起船上的船桨,准备启程。

    但左慈见了,却挥袖一摆,指着东边望不到头的蔚蓝大海道:“此去蓬莱两千七百余里,途径浅滩,暗有礁石、海兽。以辰钟的行程,需要几日?”

    “几日..”江苍听到左慈询问,心里倒是知道左慈既然问,那肯定有妙招。

    估摸着就是他马上要炼丹了,又要问自己要东西,继而就想要‘展现’一下更多的法术本事,好让自己心里更加安心,也更的放心把东西交给他。

    那这没什么说的。

    人家如今问都问了,自己也不落场,还不戳破,便顺水推舟,肯定,又不太肯定的搭话道:“以江苍之法,日行百里,若无风浪,二十七日,不足整月。”

    “一月?”左慈撩起手指掐算,望天,突然道:“五日后有风浪,从南向北刮去,再添五日,需月余。”

    左慈说到这里,又从道袍内取出一张符毫,贴于船内,朝东望去,“以贫道之法。只需三日。风浪呼啸之前,即可行至。”

    ‘嗒’江苍不说话了,把船桨一放,捧手,请道长施法,这样自己也省事了,还圆了左慈的‘好意。’

    而左慈挥手一招,‘沙沙’毫纸贴着船边摆动。

    少顷。

    江苍就见到渔船无桨自起,调转船头,‘嗒嗒’破着浪花,一路向东驶去。

    但这速度说不上太快,大约也就一秒五米左右的距离。

    不过,按照这样的速度,也就是三天左右到达蓬莱。

    一时。

    江苍见了,海风刮着,颇也有些悠闲,更没有什么大呼小叫的称赞几句,来衬托左慈的‘驱物道法’高明。

    因为就算是这样做了,也没啥用,还不会增加什么好友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