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武吃(1/6)  重返1977

    和公家一样,洪家自己的买卖也是红红火火。

    甚至从某种角度来说,还更加有声有色啊。

    像洪禄承办的“大酒缸”吧,因为开业时间尚短,到春节前才不过四个月。

    店里伙计们大多为了省路费,都没有回家过年。

    所以洪家的“大酒缸”连三十算上,实际上年前到年后也就歇了四天。

    可就这么几天,楞是把酒客们给憋坏了,好多人就盼着能早点开门营业呢。

    初二初三的时候,老有人过来转悠,打听。

    为什么?

    一是嘴吃刁了,“洪记”的酒菜儿好啊。

    那是精心制作,样样几乎都有门道的。

    比如干果炒货类吧,几乎全是出自“崩豆丁”的手艺。

    为了挣点外快,老丁可是把过去的手艺全给捡起来了。

    他的兰花豆,椒盐杂拌儿,炒花生,不但又香又脆,佐料也有独特的秘方。

    都是让人一吃就放不下手的零嘴儿。

    还有茶食糕点类呢。

    玫瑰枣儿、花生蘸、酥糖,外加烂肉面那又都是李福拿手的。

    想想看,“衍美楼”的特色茶食,过去那是什么人吃的?

    能在这儿尝着,那真得说是附近居民的福气。

    至于凉拌冷荤,葱炮羊肉,那又是受“张大勺”指点过的,就更得说是造化了。

    光靠花椒糖水来提香这一样简单的诀窍,就能让大多数酒客品过后竖大拇哥的了。

    再比如说这小酥鱼吧。

    这看似普通,却又需要点手艺的酒菜,真按“张大勺”的法子弄出来,简直让人念念不忘啊。

    敢情他的独门法子是用砂锅做。

    选寸许的小鲫瓜子,拾掇干净,放入砂锅。

    然后葱姜蒜、花椒大料、小茴香、白糖、醋、酱油、料酒等十几味佐料下进去。

    先旺火半小时,再换微火煨,等快熟了才能放盐。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