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内柜(1/6)  重返1977

    京城人,向来用“树小屋新画不古,此人必定内务府”这句,来形容陡然乍富的暴发户。

    可即便真正的内务府——洪衍武的姥爷、姥姥要活着,估摸着也能被这个“三孙子”给气死。

    不为别的,全因为洪衍武这小子成色太低了。

    都两世为人了,居然还这么飘。

    干什么都不能太顺,一顺就有失沉稳。

    而且对钱也有点过去执迷了,属于听见钱币的碰撞就忍不住要笑的那种人。

    他怎么就不明白呢?纵有家财万贯也不过过眼烟云。

    他怎么就看不破呢?所有的东西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

    所以两位老人家倘若地下有知,肯定是看不得自己的子孙这么不成器的。

    可偏偏说来也邪门儿了,老天爷却故意要惯洪衍武这臭毛病似的。

    似乎还嫌他的钱不够多似的,硬要往他手里大把大把的送。

    能挣个几百万算什么啊?

    最好的,是让他挣来钱了,还得了新的投资标的,不愁怎么把钱花出去。

    等他把钱痛快儿花出去吧,躺着就能看着买的东西增值翻番儿。

    想想吧,在如今买私房得碰运气,属于零散成交。

    邮票、字画、印石、玉器、因洪衍武买得太多,价格早已经飞涨。

    就连没人注意到工艺品厂珍品也都快被洪衍武买光了的情形下。

    要满足这样的愿望,那得多么的不容易啊。

    这足以证明,老天爷还真就把洪衍武当亲儿子疼了。

    要不怎么在他刚做完两笔服装买卖后,又给了他一回可以如鱼得水大把花钱的机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