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3章 结交楼烦将(1/6)  秦吏

    八月下旬的右北平已十分萧瑟,草木枯萎,让翱翔在天的雄鹰眼力更加锐利。

    谈判地点乃是平刚县城(河北平泉县北)外,燕西楼烦的帅长楼烦钺阴着脸打马上前,与前日乘着楼烦人外出狩猎,突袭了县城,将楼烦数千妇孺一网打尽的不速之客会面。

    县城中迎过来的也是数骑,一位骑着赤马,面如冠玉,一身甲胄精良,腰间佩剑的高挑将军,他左侧则是一位留着浓髯的年长大汉。

    大汉抢先一步跃出,用丰沛口音喝止楼烦钺向前。

    “楼烦人,还不下马拜见召王!”

    楼烦钺中原话不太好,但至少听明白了来者的头衔。

    “召王?你便是公子扶苏?”

    “我正是扶苏。”扶苏上前,他的亲卫们警惕地注视着楼烦人的一举一动,手握在弩机上。

    左侧的浓髯大汉自是刘季。

    老刘本来想留在辽西走廊指挥徒卒,吸引燕王臧荼的主力,但扶苏却将那差事交给了高成,刘季则被扶苏带到了右北平。

    一同来的,还有倾尽辽东、辽西之力,凑出的五千骑。

    “我听说过你。”

    楼烦钺却没被“大王”的称谓吓倒,他冷笑道:“一向仁义的公子扶苏,会做出乘吾等外出围猎时,劫我妇孺的事来?”

    “是误会。”扶苏澄清道:

    “吾等本以为,占据平刚的是南窜的东胡人,岂料竟是楼烦,好在并无太多伤亡,汝等部众家眷也安好。”

    刘季补充道:“毕竟塞外引弓之民都是毡帐骑射,难以分清。”

    楼烦钺却提高了声音:“东胡人打的是黄罴旗,楼烦人打的是鹿旗,数百年前便是如此,只要是在草原上的人,岂会认错?”

    楼烦,这是一个古老的邦国,周时便已存在,也说不清自己的源头究竟是周王分封的诸侯,还是迁徙到冀州北部的戎狄。反正到春秋结束时,楼烦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